《玫瑰聲熱》[玫瑰聲熱] - 002.明奔/別吵,沒死(2)

的時候倔多了,明潺想。

「別多管閑事。」

邵涇北心裏想。

怕狗還來他這裡,真是奇怪。

「走。」

男孩嘶啞的嗓音從嗓底發出輕微的聲音,傷口疼的他有些難受,煩躁得很。

「脾氣真爆。」

明潺嘀咕一句,巷子里的狗已經圍過來了,在邵涇北身邊坐成一個圈,耷拉着舌頭守着他。

她想的沒錯,這些狗不會傷害他。

邵涇北坐在旁邊喘息聲很重,一下一下敲打在明潺的心上,她冷靜地觀察圍過來的這些狗,心裏做了一個決定。

剛來這裡的時候她看見外面有一輛單車,是很破舊的老式單車,單車中間還有高高的大梁。

雖然已經掉漆了,但是卻是這裡唯一可能的交通工具。

決定完,明潺握緊拳頭,邵涇北的目光落到她泛白的拳頭上。

就聽見明潺說,「你在這裡等我一會兒,我待會就回來。」

邵涇北磕上眼,感受全身的疼痛對她的話毫不在意,她走了他反而能安靜些。

明潺對邵涇北的不理睬不難過,站起來從那群狗中間小心翼翼的經過。

果然他們看到她和邵涇北坐在一起沒有為難她,就在明潺以為她可以順利路過時。

一隻小小的短腿狗扭頭看她,鼻子里發出哼哼聲,露出滿嘴獠牙。

「!」

明潺渾身僵硬,踏出去的腳步不知道要不要跑。

「旺財,乖。」

邵涇北抬起沉重的眼皮就看到明潺和旺財對視的場面。

果然他一開口,叫旺財的小狗哼唧一聲,乖乖趴下了。

「狗的眼睛不能看。」

邵涇北有氣無力的說,一雙眼睛微閉,隨時能失去生氣。

明潺點頭,迅速去外面推那輛單車。

回來時那群狗已經散了,邵涇北在地上坐直,看到單車輪在面前停下。

遲鈍的仰頭。

狼狽的樣子像一條無家可歸的流浪狗。

「我在右面扶你起來,你用左腳發力知道嗎?」

邵涇北只盯着她,沒說話。

為什麼多管他的閑事。

明潺看起來很乖,屬於邵涇北認知里「好人家」的孩子,沒道理他死前還拖累一個乖孩子。

邵涇北不說話,明潺就當他已經知道了,反正上一世的他面對陌生人的時候一向沉默寡言。

左手攙到他的腋下,明潺向上用力,但是絲毫感覺不到男孩的移動,重的像塊吸在地上的鐵。

「放手。」

「走。」

邵涇北眼睛看向明潺,眼神里都是疏離和漠視,血跡在額頭上,襯得他眼神更冰冷。

絲毫不在意此刻他激怒了明潺,自己會被丟在這裡失血過多死去。

他根本不需要有人救他。

明潺放開他的身體雙手叉在腰間,小脾氣還挺倔。

眼睛轉了一下,邵涇北被她瞪了一眼。

明潺彎腰蹲到地上,雙手扶到他的腋下,邵涇北沒有力氣推開她。

但他知道這些都是徒勞,明潺的小身板肯定搬不動他。

並且他也懶得動。

但是下一秒,邵涇北屁股離地了。

失去生氣的臉上微微驚訝。

狹長的鳳眼側眸,就是明潺鼓着腮幫子憋氣、聚精會神撐起他的樣子。

嬌小的臉蛋**的像小兔子。

邵涇北眉心一跳,心尖好像被刺中了。

明潺雙手迅速調整,一隻手放到他的腿窩處,一個公主抱就把邵涇北帶離了地面。

兩個人離得很近,邵涇北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上的溫度和好聞的沐浴露的味道。

當下有些不自在。

明潺臉頰綻開一個微笑,有些滿意的看向懷裡的邵涇北。

那樣子好像再說,「看吧,逃不出我的魔爪。」

上一世的鍛煉果然沒白做,她竟然可以把邵涇北抱起來。

這麼傲嬌一個人現在心裏肯定很難以接受吧。

誰讓他不聽話,明潺癟癟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