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聲熱》[玫瑰聲熱] - 001.明奔/刺蝟少女的重生(2)

要監控抓不到就沒事,而這裡的監控攝像頭早就被砸碎了。

輕巧的身影利落的越過牆頭,剛一落地她就去了隔着一條街的舞台劇院。

換做前世,她肯定不敢爬牆,但是這一輩子不敢的她都要干一遍!

劇院里此時有表演,大廳里坐滿了人,門外停滿了汽車,她偷偷從後門溜進後台。

更衣室里靜悄悄,演員和工作人員都在前台忙着表演。

明潺重新站到這個她闊別二十幾年的地方,內心卻毫無眷戀。

靠牆第三個是她的櫃廂,上面插着的鑰匙沒有拔,打開櫃門裏面是她留在這裡的一套換洗的小衣服,以及白色的表演服。

纖細的手指輕輕觸碰白色的針織布料,明潺眼裡划過一絲釋懷,旋即抱起衣服憑着記憶找到了洗澡間。

洗澡間門口有一塊電子屏幕,上面紅色的數字閃爍着「3月5號」。

明潺站直,看着閃爍的紅色眉頭輕皺,總覺得這個數字她在哪裡聽到過。

但是絞盡腦汁也想不起來。

難道是因為驚蟄在三月五號?

有一段時間她對十二節氣很敏感。

想不起來,明潺把衣服放到洗澡間的儲物櫃里,刷刷的水聲在安靜的空間里響起來。

洗完穿衣服時,明潺看着跟醫院牆壁一樣白的表演裙裝,突然想起,邵涇北說過他受傷的那天就是今年的三月五號。

因為沒有及時得到救治,他帶着腿疾生活了一輩子。

想起那個大男孩,明潺心口一陣絞痛,穿好衣服就跑着衝出劇院的門,連站在門口的人都沒有注意到。

「哎,你去哪?晚上還有訓練?」

收拾阿姨看見她回來,一陣風一樣的跑出去,着急的問。

明潺沒有回答。

上一世晚上的訓練她就沒有參加,被關到晚.自習放學。

直到有人發現角落的洗手間打不開,找維修人員幫忙才把她從廁所的隔間里放出來。

而上一世她只顧着和她們周旋,和邵涇北一點交集也沒有,只聽說過他在外的惡名——「狗爺」。

那個男人為什麼會對她如此用情至深。

以至於後來她走過的所有地方他都一瘸一拐的去過。

她從山峰上腳滑摔下來時,閉眼前看到的就是他的拐杖。

他的腿一天不如一天的時候,在療養院陪她度過了生命最後四年。

明潺用盡渾身的力氣跑的飛快,頭髮沒來得及扎被風吹的半干,汗液順着臉頰滴下來,她彎腰胳膊撐着膝蓋大口喘氣。

眼前是一條幽深的小巷,越往深處走陽光就被兩邊高聳的房屋遮住了,光線就越暗。

稀碎的聲響不是路旁的老房子里傳出來,夾雜的不時幾聲鳥叫。

明潺精神緊繃。

白色的帆布鞋踏進巷子里,小心翼翼的不發出聲響。

她以前從來沒有來過這裡,只是聽說這巷子里有很多惡狗,來的人都被嚇跑了。

明潺怕狗。

所以她走的心驚膽戰,脊背緊繃,甚至不敢吸氣。

「汪!」

「嗯!」

明潺捂住嘴巴不發出聲音,渾身繃緊被突然的狗叫聲嚇了一跳,然後迅速往裡跑。

聽說被狗看見了不能跑,但是明潺顧不得了,她對狗毫無抵抗之力,只能拚命地向裏面跑。

向外跑離開是不可能的,她來了就不會臨陣脫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