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玫瑰聲熱》[玫瑰聲熱] - 001.明奔/刺蝟少女的重生

「如果這輩子可以重來,你最想改變什麼?」

邵涇北:「不要留下腿疾,去追她。」

明潺:「勇敢面對暴力,去救他。」

明潺死了,死的時候手裡有一封信,署名是三天前還活着的邵涇北。

藥罐撒了一地,四十六歲的明潺滿頭白髮嘴角帶笑的靠在躺椅上,走得安詳,旁邊的相框里是明潺和一個四十幾歲成熟男人的合照。

再次睜眼時,難聞的拖把水混合著廁所的臟臭味沖入鼻子中,秀氣的眉遮在長長的劉海下緊緊的皺起來。

渾身的黏.膩感讓她不適。

明潺愣神,她不是已經死了嗎,就在邵涇北去世三天後,獨自在療養院。

烏黑的瞳眸低頭看見自己白嫩的雙手,她的頭髮還是黑色的,周圍的環境有些熟悉。

明潺以為她這輩子經歷了這麼多,已經沒有什麼值得開心得了。

但是再次走在九中的路上,她還是抑制不住的興奮。

黃昏的陽光照耀學校的馬路,一切都是明潺十七歲時的樣子。

藍白相間的衣服上都是被拖把水留下的泥漬和垃圾,長長的頭髮濕漉漉的披散下來,路人的角度只能看見一張慘白的下頜,像一個行走的貞子。

下課的同學忍不住停下來注視,對於明潺這幅慘兮兮的樣子,他們早已經見怪不怪。

她總有辦法把自己弄得一次比一次臟。

但是這次她明顯很興奮,穿着帆布鞋的腳步快到飛起。

「呦呵,小刺蝟從廁所里爬出來了?」

路上突然插出來兩個人,兩個的女孩雙手交叉微微向前傾滿意的打量明潺狼狽的樣子,微笑着等着看明潺的笑話。

小刺蝟是明潺的外號。

「好狗不擋道。」

明潺冷冷的說,即便是透過頭髮的間隙她也能認出這兩個人的臉。

上輩子欺負她最狠的人——吳婧琪和方蒿。

想起被她們欺負的日子,明潺隱在袖子里的手緊握,力度大的指節泛白。

她永遠忘不了她們給她的那個答案。

「你們為什麼總是抓着我欺負,長大了也不放過?」

「因為你好欺負,總是一副柔弱的樣子裝給誰看呢,礙眼。」

那時候的明潺經受她們的欺.凌整整三年。

君子無罪,懷璧其罪。

入學的第一天她們就在旁邊的街道里,找了一堆人揍她。

後來那三年對明潺來說地獄一樣。

高考前就去了其他的城市,一輩子都奔波在路上,用旅遊治癒這三年的黑暗

而今年是她高二下半學期開學的那天,明潺遭受欺.凌一年半的日子。

打掃衛生時她被潑了一身的拖把水,雙手扭到背後被關進了廁所里。

想到這裡女孩慘白的嘴角勾了勾。

「還是說你們想嘗嘗拖把水的味道?」

明潺向前靠近她們,嘴角勾起一抹笑,身上都是難聞的臭味,掩在頭髮下的眼睛直勾勾的看向他們。

「晦氣,你快滾吧。」

方蒿脊背發涼,胳膊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今天明潺怎麼回事,陰森森的。」

「她能有什麼本事,整天病殃殃,晦氣死了。」

吳婧琪回頭看了眼明潺匆忙的背影,也覺得有些陰森,拉起方蒿就走了。

明潺跳過圍牆出了學.校,九中的管理很寬泛,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