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級白蓮重生成小可憐》[滿級白蓮重生成小可憐] - 第9章 回京(一)

翌日。

陽光從寺廟的窗戶透出來,洋洋洒洒撒在二人身上,二人以一種曖昧的姿勢相擁着。

柳鳶鳶醒過來的時候,卻發現自己在小道士懷中,瞬間懵了。

他們貼的很近,能感受到彼此胸肺的起伏,心跳頻率似乎都在同步。

自己又極快地回想了一下昨天的事情,她被擊暈中了火毒,然後只感覺有人給她逼出體內的火毒,抱着她,她才感受好一些。

後來那人鬆開手,她還反過去摟着他。

想到那幅畫面,柳鳶鳶就算是再好的白蓮修養,此刻都覺得尷尬。

少年垂着幽黑的冷眸,饒有興緻地看着她驚慌失措的模樣:「嗯?」

「小道士,你,你什麼時候醒的?」

少年挑了一下眉,沒有說話。

柳鳶鳶從草席上爬起來,見他身上有許多血液,只是不知道是不是他的。

但想起昨晚的魔獸,應該是他帶她逃出來的。

柳鳶鳶想到自己母妃見她不在,肯定還在原地焦急地等着自己:「我母妃肯定在等我,我們一起走吧?」

她伸出手,去拉他,見他冷冷地看着自己,柳鳶鳶歪了一下腦袋:「怎麼啦?」

他從地上起來,慢條斯理的整理自己的淺藍白色的道袍,繫上宮絛,摘除身上的雜草:「嗯。」

柳鳶鳶也順手理了一下身上的雜草,走了出去。

「小道士,你叫什麼名字呀?」

這個問題她已經問了許多遍了。

少年懶懶撩起眼皮,掃了她一眼:「你猜。」

「………」

算了,反正他這麼多年都沒見他說過什麼話,她已經不抱希望他能夠開口說話了。

鳶鳶帶着他走出山林,不見昨天來追殺他的人後,就拉着他的衣袖往前走了許久。

聽見車隊的聲音,栩王妃喊了一聲她的名字,鳶鳶對栩王妃揮了揮手,跑過去。

栩王妃正以淚洗面,擔心柳鳶鳶有什麼危險,見柳鳶鳶沒事,用手帕擦了擦眼淚,嚴肅道:「鳶鳶,下次去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