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級白蓮重生成小可憐》[滿級白蓮重生成小可憐] - 第7章 石妖(一)

突然二人身後的山林中出現一頭渾身暗紅色的魔獸,魔獸高大,是普通人的十倍。

只有靈力比自己低,才知道對方的靈力等級。比自己高的,根本感受不到他的靈力等級。

鳶鳶感受不到這頭魔獸的靈力等級,也就是說它的靈力等級比自己還要高!

完了,玩脫了!

它沖二人怒吼一聲,似乎十分生氣二人闖入自己的領地,正在深夜,它聞着肉香出來尋食,便看見了二人。

柳鳶鳶「看」了一眼旁邊的少年魔帝,他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應該不會什麼法術吧?

她向前走了一步,將他護在自己身後,小聲念了一句:「夙念成畫。」

在空中畫了一個月白色結印符號,作為保護屏障,格擋魔獸的攻擊。

奈何,她只是一個醫女,對於靈力強大的魔獸,根本沒有用。

魔獸抬起粗壯的像柱子一樣的爪子衝著她畫的屏障拍下去,就像是拍碎玻璃似的,屏障「啪」一下就碎了。

柳鳶鳶斂下慌亂神思,小聲念了一句:「聊贈一枝春。」

手中驀然出現一把長劍,柳鳶鳶腳一蹬,飛在空中,堪堪接下魔獸吐出的火球。

她是個葯系,而魔獸則是火系。

二者相剋。

她今天算是遇上一劫。

見魔獸又沖她吐出一連串大火球,柳鳶鳶揮着手中的劍斬斷,但她實在撐不下去了。

最後一個火球向她噴來時,柳鳶鳶執劍去硬擋,力量敵不過,她猛地往後退十幾米,打飛在樹榦上,吐血暈了過去。

另一旁神色陰鬱的少年皺了皺眉,抬眼看向那頭魔獸。

少年手中突然變幻出一把長劍,魔獸向他走來,他提劍奔向前。

魔獸見他來勢洶洶,被滿身戾氣嚇退了一步,他輕點腳尖,如輕燕,凌空飛起。

長劍在空中划過漂亮的月牙形,就這麼輕而易舉地斬取魔獸的首級。

魔獸流出黑色奇醜無比的血液,少年蹙眉,沒讓血液沾上自己藍白色的道服。

他冷眼,滿臉地不耐煩揮手,魔獸的屍體轉眼間便灰飛煙滅了。

少年回頭看向一旁暈了過去的柳鳶鳶,走到她面前蹲下。

他探了探少女的脈搏,見沒死,只是中了火毒。少年斂眸,沒有多餘神情,抬腳想丟下她走掉。

柳鳶鳶見自己周圍的靈氣減少,體內火毒攻心,額頭上疼出密密麻麻的汗珠,疼醒過來,看見少年想走,立刻展現自己強大的求生欲。

她好不容易重生,惜命得很,為了活做什麼都可以。

柳鳶鳶伸手拽住少年白色道袍的袍角,有氣無力的央求:「………別走,救救我。」

少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