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級白蓮重生成小可憐》[滿級白蓮重生成小可憐] - 第10章 回京(二)

她放下手中的醫書,跟着於柿走到王府正堂。

栩王在外征戰十餘年,很少回過家中。封地是在渚州,自從父親外出打仗後,她們便生活在渚城,很少回京城。

再者,一個封了番地的王爺住在京城中久了,也難免讓皇帝生疑,皇家是這世界上疑心是最重的人。

此次回來,是給皇帝慶生的,參加明日的千秋宴。

栩王妃與自己女兒璇璣郡主回京,想要攀栩王的人多數都是要來拜訪的。

她到正堂的時候,途中正撞見了袁永言。

袁永言是忠元伯爵府的二公子,也是她娃娃親的對象。

因為自己母妃,也就是栩王妃甄淑與袁永言的母親是金蘭之交。

在二人閨中之時,就承諾若是二人一人生的一對男女的話便是要定娃娃親的。若是兩男或者兩女,便當二人成為像她們一般的朋友。

袁永言表面上是個君子,實際上卻是個表裡不一的人。

若不是她早些出現,這袁永言便是要叫人把小道士給趕出去了。

此時的袁永言的小廝讓小道士跪下,小廝踩着小道士的手,袁永言正出言諷刺小道士。

「這栩王府可不是什麼人都能進來的,更不是你們這些髒兮兮的方士來騙吃騙喝的。」袁永言蔑笑掃了一眼跪在地上狼狽地少年道,「看你此生狼狽樣,也不知這種人是怎麼混進來的。來人,把這騙吃騙喝的方士趕出去!」

柳鳶鳶生起氣來,討厭人可以,侮辱人便不對了吧?

而且還是她帶回來的人,卻要被趕出去?

少年好看修長的手被小廝踩着,周圍氣壓變得極低,他正要捏訣殺人的時候看見柳鳶鳶向自己跑了過來。

少年鬼使神差收了法術,沒有再施法了。

鳶鳶一身月白色輕紗襦裙被風掀起,她一路小跑過來,那欺壓他的小廝見郡主跑來,鬆開了踩他手的腳,後退了一步:「小的拜見郡主。」

柳鳶鳶生氣地「瞪」那小廝:「走開!」

少年那原本好看又修長的手指泛起青紅,鳶鳶看不見,只能執起他的手,佯裝溫柔關心的樣子問:「疼嗎?」

少年抬起幽黑的眸子,掠過她身後氣急敗壞的袁永言,垂下眼眸,抿唇搖頭:「無事。」

說完後,淡淡掃了一眼袁永言。

他這副可憐的模樣,受了委屈還不敢說,鳶鳶一下對袁永言厭惡起來。

原先便知道袁永言是個表裡不一的人,沒想到他還欺壓她帶回來的人。

這不是用腳踩她臉嗎?

鳶鳶握着少年的手腕,把他扶起來,護在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