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房後,異能大佬帶我奔小康》[買房後,異能大佬帶我奔小康] - 第9章 五年前(3)

凶宅,人命,怨魂……

被人提起傷心事,想起銀行卡里這個月的房貸還沒着落,許離咬牙切齒。

「大哥!就算你是我大哥也不能總戳我痛處!雖然錢不多,但那是我的血汗!被騙就算了,房子直接成了『太平間』可還行!」

無視女人的反抗,蕭琛聲音清冷,沒有起伏的繼續「好心」提醒。

「不是一間屋,是整棟樓。」

「……」

現實讓本不富裕的許離雪上加霜。

如果五年前多了解一下水源房市,如果沒有一直埋頭在自己那點兒破工資上,如果……

想到這,許離後悔至極,雙手抱頭蹲下身體,嘴中不停叨念着。

「一堆快樂屍和一個倒霉蛋,一個倒霉蛋和一間停屍房,一間停屍房配勤勞焚屍工……」

男人沒有搭理她的碎碎念,兩個人的對話就此結束。

蕭琛強打精神,反覆審視着房間,五年前這棟樓與普通居民住宅一樣,沒有半分怨魂,五年後卻成了「修羅戰場」,到底是哪裡的出了問題…..

屋中的男女如膠似漆,氣氛正直火熱,眼看就要上本壘。

許離剛把頭抬起來,面色一紅,趕忙又低了下去,心裏念叨着非禮勿視,非禮勿聽,卻在指縫間偷偷瞟着沙發上那個眼神亂飛,面無表情的男人。

邢天宇和趙敏如入無我境界,嘴唇像是黏了膠水,半分半秒都不曾分開,粗壯的喘息聲,衣服與肉體摩擦在一起的沙沙聲,不絕於耳。

母胎solo這麼多年,許離實在聽不下去,臉蛋紅到滴血,只好緩緩挪出客廳,背對着蹲到牆角。

兩人交纏在一起,互相傾訴着濃濃思念,步伐踉蹌推開卧室房門,跌跌撞撞的走進房內……

勾人的**聲不斷傳來,音頻質量之高,比AV都刺激。

許離偷偷扭過頭,蕭琛還在「黃金位置」觀影,按捺不住心中的羞恥感與「正義感」,猛地站起身準備痛斥沙發上那個一點兒也不知道避諱的人,剛要開口,與對方凜冽的目光相交,唯唯諾諾的再次抱頭蹲下。

蕭琛討厭女人那齷齪的眼神,不想讓她對自己再留下什麼奇怪的印象,於是對着蹲在牆角,背影有點「可憐」的人,訓斥道。

「別把我和你相提並論,我眼中的世界與你不同。」

耳邊的**聲還在繼續,並且有升高的趨勢。

許離一隻手捂住耳朵,另一隻手摳着牆角,小聲抱怨着。

「能有什麼不同,你就是不想讓我知道你下流的一面,就是想當正人君子,虛偽,惡毒的臭男人……」

「抬頭。」

突然眼前的場景改變,室內忽明忽暗,淺黃色的牆體破舊不堪,牆壁長出一塊塊綠色苔蘚,被許離扣過的地方正印出條淺淺劃痕,不仔細看的話根本注意不到。一條深色水漬在牆根無限蔓延,沙啞尖厲的聲音回蕩在耳邊,分不出男女。

被眼前的場景驚到,許離慌忙起身,這才發現躺在沙發上的男人不見了。

「大哥?」

生怕驚擾了房間里的其他東西,許離小聲呼喊着,腳步輕盈,尋找蕭琛的蹤跡。

凄慘尖銳的聲音突然從卧室響起,與之前聽到的沙啞噪音交織在一起。

許離有些慌神,快步走向主卧,想看看裏面發生的事情,於是像在趙敏家一樣,沒有一絲猶豫的沖向房門。

「嘭——」

一聲巨響,女人直直撞到了有些掉漆的木門上。

渾身生疼,許離揉揉被撞暈的腦袋,罵罵咧咧。

「哎喲,怎麼回事!之前在回憶里就沒有我能碰到的東西,這門搞什麼鬼!」

事情的發展與男人說的不同,時間bug再次出現,許離緩緩伸手,小心翼翼的摸上面前的房門,用力按下,干硬的漆皮與翹起的木渣將指尖硌得發疼。

是真實存在的,包括她。

屋內的聲音並沒有因為剛剛的撞擊聲停止,凄厲聲愈演愈烈,十分刺耳。

許離前腳還有些慌神,後腳就對這難聽的聲音忍無可忍,雙手堵住耳朵,不顧後果的大聲喊罵。

「他媽的到底有完沒完!耳朵都要聾了!知不知道外面還有人呢!你們在裏面殺豬嗎!」

兩種聲音戛然而止,撲通一聲,有東西掉在了地上,接着地板上傳來了又濕又黏的聲音……

許離站在門前沒有動,黏膩聲越來越大。

突然整扇門都開始顫抖,把手被震的來回晃動,門後響起咯吱咯吱的啃咬聲,直覺告訴她,裏面的東西很重。

門晃的很厲害,但卻沒有要打開的跡象。

許離雙手抱胸,淡定的看着不斷發出詭異聲響的房門,不慌不忙的開口問道。

「哥們,你是個什麼?人,還是屍體?」

回答她的一連串逐漸暴躁的啃咬聲。

這東西一時半會出不來,許離糾結着該不該幫「他」開門,思考再三決定等男人回來後再做打算,準備坐下靜觀其變,於是從客廳找了個板凳。

凳子不高,正對房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