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房後,異能大佬帶我奔小康》[買房後,異能大佬帶我奔小康] - 第5章 小算盤

蕭琛與她靠這麼近已經突破了極限,再沒耐心聽她把話說完,儀式一結束便立馬放開手,將女人推向一邊。

許離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推了一個趔趄,扶住牆勉強穩住身體,腥臭的氣味瞬間侵入鼻腔,令她作嘔。睜開雙眼,房間的牆壁被鮮血塗滿,手扶住的地方血還在不停流淌,濕滑又粘稠,急忙收回扶住牆壁的雙手。

被場景噁心的夠嗆,許離雙腿有些發軟,沒了牆壁做支撐,癱坐在地上,想回頭去看床上的男人,卻在無意間瞟見了床下的東西。

一具女屍。

屍體頭髮很長,頭衝著牆壁,臉與身體緊貼地板,像是感知到了某人的視線,用力抬起與地板黏在一起的腦袋,腐肉從臉上被撕扯開來,許離聽到了皮肉強行被撕開的黏膩聲,不禁咧嘴喊疼。

女屍艱難的轉過頭對着她,被撕爛的側臉露出森森白骨,額頭掛着幾塊所剩無幾的爛肉,臉皮扭曲到變形,眼球早就潰爛成血水,兩個黑黢黢的眼眶死死盯着坐在地上的女人,眼底的血水還在不斷湧出。

「大姐,你雖然有點噁心,這也太慘了吧,臉都被扯的不成人形了,疼不疼啊你!」

「道理我都懂,但是你為什麼會在我家床下啊啊啊!」

「再說這房子,牆上一直流的血是怎麼回事啊!」

蕭琛玩味的看着坐在地上不停吐槽的女人,輕挑眉頭,「好心」提醒着,「許小姐,前面的柜子還有有『驚喜』,不去看看嗎?」

「驚喜?」

房間的「裝潢」縱然令人作嘔,但是剛睜眼看到的場景衝擊卻隨着時間的推移慢慢消磨殆盡,許離逐漸適應了腥臭不已的卧室,沖床下翹頭的女屍揮揮手,邊整理着凌亂的衣服,邊走向衣櫃。

櫃中很黑,打開後根本看不清裏面的東西,許離湊的近了些,一個黑色的塑料出現在眼前,在燈光的照射下反着幾縷亮光。

許離有些不滿的看向床上的男人,「耍我?這不只有一個黑色塑料袋嗎。」

「驚喜在袋裡,打開看看。」

蕭琛表情無辜,語氣誠懇,許離沒有遲疑,二話不說直接拉開袋子。

一個被剝乾淨皮的嬰兒出現在眼前,只有50,60公分左右,腦袋上面被利器切開一個黑洞洞的大口,腦漿早已流淌乾淨,脖子細窄,四肢短小。,肚子和臉已經腐爛,沒了皮膚的保護,像是一坨噁心的腐肉,紅彤彤的躺在垃圾袋裡,根本沒了小孩兒的原貌。

「你他媽故意的吧!」

許離痛罵坐在床上笑的正得意的男人,腹中升起一股嘔吐欲。

乾嘔不止的女人,沒有了之前的狗腿與囂張,好看的眼睛此刻淚眼婆娑,蕭琛竟有了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根本無暇顧及床上的男人,許離用力關緊櫃門,把還在蠕動的血嬰徹底關在木門內,接連後退幾步。

「我……我去喝口水。」

說完頭也不回的沖向客廳。

「那邊……」

男人話還沒說完,女人的嘔吐聲再次響徹701。

蕭琛側頭看向客廳,許離正臉色煞白的蹲在地上,面前一堆呈噴射狀的食物殘渣,這才緩緩的把剩下的話說完。

「更噁心。」

客廳和卧室一樣,全部都是血,但是比卧室更噁心,牆上不僅糊滿了一坨一坨腐爛的碎肉,出動靜的那堵牆變成了一面玻璃,裏面藏着的東西顯露出來,一個身材高大,高度腐爛的男屍。

爛肉與白骨相互交疊,屍體嘴巴大開大合,正啃咬着自己。胳膊上的爛肉被一塊一塊撕下,咀嚼,吞咽吞。掛滿爛肉的胳膊不一會兒就成了只剩肉渣的骨頭。

男屍黑黢黢的眼窩盯着骨頭看了會,看上去很想嗦嗦那根骨頭,「嘎吱」一聲剛張嘴啃上,好似又怕驚擾到誰,立馬鬆口,換了根有肉的胳膊。

不過是來客廳喝口水壓壓乾嘔,沒想到被突然出現在眼前的男屍徹底噁心到。

許離被折騰的夠嗆,心裏徹底服氣,坐在地上頹廢至極,看着滿地的食物殘渣,晚上吃的肉丸還沒來得及消化,她的心更痛了。

女人被嚇癱在地上的身影,蕭琛看在眼裡,心裏竟突然萌生出一絲罪惡感,剛要張口安慰,卻聽到了對方傷心至極的叫喊聲。

「我的丸子!早知道今天晚上就不多花錢加這個餐了!!」

「……」

吐也吐完了,頹廢也頹廢夠了,許離撐住茶几從地上站了起來,輕拍胸膛順了順氣,倒了杯熱水仰頭喝下,再次走進衛生間拿出拖把。

蕭琛了有興趣的盯着這個臉色慘白,表情淡定的女人,嘴角微微上揚,目光中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欣喜。

牆壁里的男屍還在不停啃咬自己,腐肉被撕扯下來吞入腹中,手臂再生速度很快,一根只剩骨頭的胳膊沒一會兒就重新長出了相同的腐肉。

客廳成了一個展示櫃,許離撐着拖把看着它,目光晶亮,心中的小算盤又打了起來:如果辦個鬼屋,這必定是C位,那不得數錢數到手抽筋?

想到這 望向男屍的眼神都變得溫柔了起來。

還沒看夠表演,客廳的場景逐漸變得模糊,她急忙回頭,卧室里通紅的牆壁也開始褪色,變白,直至恢復原本的樣貌。

「我的老哥,這什麼神仙術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