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房後,異能大佬帶我奔小康》[買房後,異能大佬帶我奔小康] - 第2章「垃圾」(2)

,也不想隱瞞什麼,於是將買房的事情全部說了出來。

「你剛交了一個季度的房租,哪還有錢買房?就算買,也不應該選在剛交完房租吧。」

許離在她的印象中是一個長相清秀,為人處事圓滑,但是有點摳門的姑娘,水源市的房價雖不比大城市,對於她這種收入的年輕人來說,沒有半輩子吃苦耐勞,絕對遙不可及。

一想起自己的新房,許離腎上腺素開始飆升,興奮的滔滔不絕起來,「正好碰到個急賣房的,很便宜,首付才5萬……」

話還沒說完,便被吳麗打斷。

「你買的那個房子是不是離着殯儀館很近,一個獨棟。」

「對啊,吳姐,你在那裡也有房子啊?」

「不不不,別瞎說,我可沒有。聽姐一句勸,那棟樓我不建議你買,都傳着說那樓里沒有活人……」

許離沉默了一秒,大咧咧笑着說道:「吳姐你可能不知道,我從小腦子缺根筋,不知道什麼是害怕,樓是挺安靜的,但是回來的時候在樓棟里還碰到個老婆婆……」

好心提醒,卻被告知她腦子本就有問題,吳麗感覺此刻的許離特別不知道好歹。

「隨便你,不過你交的一個季度房租還沒到期,搬走的話我可不退。」

說完便掛了電話。

「切,無情的女人。」

月底將至,許離藉著新工作休班的機會喊上王雨一起搬家。

需要帶的東西不多,三個編織袋足夠,王雨和她對象林峰,三個人一人一個袋子乘上地鐵,往新家奔去。

王雨和許離從小玩到大,性格爽快大方,什麼牛鬼蛇神都不怕,從小還有個外號「王大膽」。她男朋友林峰是醫生,相信科學,對於鬼怪更是不屑一顧。但就在進樓道的一瞬間,兩個人後背一涼,雙腿止不住有些顫抖,對視一眼後,有點緊張的看向昏暗的電梯口。

「梨子,我咋覺得這樓怪滲人的。」

許離停下腳步,四下打量着入戶大堂,除了光線有點昏暗外,並沒有發現其他問題,故意調侃道,「王大膽兒,林勇士,你倆啥時候膽子這麼小了?」

「我……我才沒小膽兒,電梯門開了,走走走。」

王雨最討厭被人說小膽兒,被許離這麼一激,頭腦一熱就往電梯里沖,林峰想要伸手阻止卻沒能拽住。

之前許離碰到的老嫗從電梯里出來,與往前沖的王雨撞到一起,她還是之前那個裝扮,看不清長相,雙手拖着腦袋,被撞之後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王雨則被撞了個跟頭,跌坐在地上一時沒能站起來。

「小雨!你沒事吧!」

林峰快跑過去攙住女友。

走到老嫗身邊,許離彎腰道歉,「對不起,她不是有意的,沒撞到哪吧?」 伸手去扶那個老嫗,老人一句話沒說,邁開有些僵直的雙腿,左右扭動着身體,越過她往樓梯口走去。

一陣尷尬,快步走向蹲坐在地上的小情侶。

「身體還好嗎?沒撞哪吧?」

王雨趴在林峰背上遲遲沒有說話,直到電梯門關閉準備上升時才回過神大喊道:「卧槽,梨子你說那個能是普通老太太嗎?你倆是不知道那老太太有多硬!跟我撞水泥牆上一個感覺!勇士你這身上的肌肉還不如人家老太太多!」

「我也挺硬。」

「咳,你們不覺得這電梯間血腥有點重嗎?」

「抱歉我來大姨媽了。」

「……」

「……」

隨着電梯上升,王雨身體疼的厲害,趴在男友身上沒再多嘴。

梯門打開,寬大的門前走廊映入眼帘。

午後陽光耀眼,房間被照了個通透,王雨和林峰對好友的新家讚不絕口。

上次隨意搬來的凳子從客廳移到了主卧,應該是原房主或者中介趁她不在的時候來過,許離沒太在意,心裏合計着趁早換鎖。

廢話沒多說,三個人開始打掃房間,直到太陽下山,整間屋子才被收拾整潔。

王雨和林峰累癱在沙發上,許離拎起客廳的一大包垃圾。

「你們先歇會,我把垃圾扔掉,為了表示感謝,晚飯我請。」

「好耶!」

「萬歲!」

下樓才想起,這小區根本沒有垃圾桶,只好把垃圾拖到最近的垃圾場。

碩大的場子半個人影都沒看到,許離一個人默默做着垃圾分類。隨着天色漸晚,她越來越暴躁,解氣般將手中最後的可樂瓶狠狠扔遠,轉身瀟洒離開。

沒走幾步,才想到,剛剛的鋁罐落地好像根本沒有發出聲響。

納悶的轉身,身後的場地一片寂靜,紅色的可樂瓶在路燈的光亮下格外耀眼,仔細看去,瓶身下好像有個黑色陰影。好奇的走了過去,許離這才看清,地上趴着個身穿黑衣的男人。

趕忙蹲下身,輕拍他的背部。

「喂,喂!能聽到嗎?」

沒有反應。

伸手探了探男人的鼻息,很微弱。

沒費多大力氣將人翻了過來,光潔白皙的俊臉瞬間吸引了許離的注意。

雖然垃圾場燈光昏暗,但是男人膚色雪白,俊俏的臉蛋透着稜角分明的冷俊,雙眸狹長緊閉,濃眉,鼻樑高挺,雙唇緊抿在一起,微微上翹,長得不賴,渾身上下無不張揚着高貴與優雅。

回想起這段時間焚屍工的經歷,每天不是在接觸青白色的屍體就是在」探望」面目扭曲的死人,這男人的出現彷彿給枯竭已久的內心灌入涓涓清流,讓她欲罷不能。

高興之餘,手機響了起來。

「梨……梨子,你什麼時候回來?」

王雨聲音有些顫抖。

「馬上回去,你咋了,聽起來怎麼這麼虛。」

「你……你快回來,這房子不對勁……」

「快來!許離!」平時沉穩的林峰竟也大喊出聲。

還沒來得及說些什麼,電話被掛斷。

許離眉頭皺起,低頭看了眼地上的男人,心生一計,雙手攙起他。

比想像中輕的多,往上一拖,毫不費力的將他馱到了背上,可是男人太高,兩根長腿在許離不好掌控,只好半拖半背的往家走去。

到家後,並沒沒着急開門,輕輕扶住背上的男人,小心翼翼貼到房門上仔細聽着裏面的動靜。

「你到底是誰,快出來!」

「求求你了,別鬧了,是人是鬼出來見見…」

林峰的吼聲與王雨的求饒聲摻雜在一起。

納悶推開大門,好友正作勢要往地上跪。

看到她時兩人均是一愣。

來不及解釋背上的男人,便看到王雨渾身顫抖的指着桌上的水杯。

「那杯子自己會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