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房後,異能大佬帶我奔小康》[買房後,異能大佬帶我奔小康] - 第2章「垃圾」

「魄」,一個鮮為人知的組織,雖然只有寥寥數人,但是人均異能攜帶者。

組織內按照能力排名,最強者當屬現任組長蕭琛。

剛回到基地,還不等坐下,平時神出鬼沒的隊員紛紛湧進辦公室,將懷中抱着幾大包獅峰龍井的隊長團團圍住。

副隊林奕帶着年紀最小的隊員,怒氣沖沖的斥責隊長的不負責。

「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為了這幾包茶葉出賣組織,你這個叛徒!」

其餘三人應聲附和,才剛開口,便在蕭琛「殺人般」的眼神下瞬間歸於沉寂。

「我說。」

看了眼圍着自己的四個人,蕭琛揉揉快要起繭的耳朵。

「怨魂的異能也有你們的份。」

「……」

「偉大的隊長!」

「明智的決定。」

「剛剛是我講話太大聲,抱歉。」

——————

高興之餘,許離決定回去再看看房子。

哼着歌走進樓道,電梯上升之餘,趴在門縫向外看去,每層走廊都是漆黑一片,半點兒人聲都沒有。

許離喜靜,對這樣安靜的樓房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妥。

走到701門前,平復下激動的心情,轉動門鎖,通透明亮的客廳歡迎着她。

從客廳開始逛,南邊是陽台,晾衣架,晾衣桿全部都在,卧室面積不小,冰箱,電視,空調應有盡有,就連床上的被褥都已打包放好。

看着滿滿當當的新家,許離第一次覺得自己有了「賭博天賦」。

在客廳隨便找了把椅子,悠閑的坐下,掏出手機撥通死黨電話,將內心的激動和買房的所有經過通通說了一遍。

「梨子這房子確定沒啥問題吧,水電,物業費都清了嗎?合同有法律效應吧?現在詐騙可不少!」王雨忍不住提醒道。

「都清了,合同沒問題。」

說罷許離嘴角止不住上翹。

「啥時候搬家,姐們我喊上老林去幫忙!」

掛了電話,許離又在屋裡逛了幾圈,才戀戀不捨離開。

梯門打開,一個身形佝僂的老人向她走來。

老人頭髮被絲巾包住,手上帶着白色手套,雙手托着腦袋,走路左右搖晃,看上去很不協調。

許離熱情的和她打着招呼。

這老嫗像是沒看到,徑直越過她,顫顫巍巍的向前走去,背影踉蹌隨時都會摔倒。

買房的喜悅充斥着內心,許離毫不在意她的無禮,哼唱着歌走進電梯。

梯門關閉,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衝進鼻腔,很濃,四下看了看並沒什麼不妥,電梯緩緩下降,許離高高興興離開了。

——————

「蕭隊外面有人找。」

「誰?」

「好像是維爾塔基地派來的,說是來彙報怨魂動向。」

被吵醒的蕭琛睡眼惺忪,隨手整理了下有些凌亂的黑髮,帶好帽子走出了房間。

研究員被成員圍在中間,有些拘束的握緊茶杯,看到進門的蕭琛時,眼睛一亮,隨即興奮的和他打着招呼,「蕭隊!我是張森,是維爾塔基地派來給你們提供最新情報的!」

「知道了。」

蕭琛舉舉帽檐,看了眼有些「可憐」的男人,「你們離他遠點,沒看到人家很不自在嗎。」

成員聞言散去,辦公室瞬間只剩他們兩人。

蕭琛率先坐下,抬起胳膊愜意的放到沙發兩側。

「坐吧。」

「什麼情報?」

「我們監測到有一隻攜帶巨大異能的怨魂出現在了維爾塔東南方,一個叫廣平的城市。」說著從兜里取出一枚電子芯片,「這是怨魂部分研究成果,目前還沒監測到異能釋放,所以……」

蕭琛坐直身子,乾淨整潔的指尖輕輕按在桌上,「含量有多少?」

「大概10000魂克。」

蕭琛點點頭,收起桌上的芯片,再次舒服的躺回沙發。

「什麼時候出發?」

沒想到對方答應的這麼利落,張森一愣,隨即興奮的說道,「隨時都可以,您需要什麼幫助,我現在就向基地申請。」

蕭琛擺擺手,「我自己去就行,什麼都不需要,」

「這恐怕不行,」說著張森從兜里拿出一個信封,「這是上頭給的命令,派我前去記錄。」

不屑的瞥了眼桌上的白色紙袋,蕭琛冷哼一聲,「你們王司令最了解我的行事作風,如果不同意我獨行,就當無事發生,另請高明。」

對方的態度張森毫不在意,賠笑道,「蕭隊長,您還是看一眼吧,對您絕對有利無弊。」

一目十行,不多會兒信的內容便全部掌握,這次的怨魂不僅異能含量巨大,在間諜入侵時與敵人裡應外合,配合密切,可以說是越獄的主導者。

這麼強大的怨魂蕭琛之前沒碰到過,當然特別感興趣,但是最重要的還是老王最後那句:這次怨魂80%以上含量全部給你,只要你帶上記錄者。

「你剛剛說你叫什麼名字?」放下書信,蕭琛正式端詳起對面的男人。

很瘦,面向斯斯文文,鼻樑上架一副黑框眼鏡,學生氣十足,一點兒維爾塔研究員的血腥味都沒有。

「我叫張森,森林的森!」被對方上下打量着,張森整個人興奮起來,「蕭隊我在很早之前就聽說過你!你那麼厲害,又那麼神秘,真的讓人忍不住想要擁有你然後……毀掉你。」

「得,把你這濃濃的病嬌味卸了,或許我還能高興點兒。」

蕭琛站起身,開始下逐客令,「今天早點回去準備,明天出發,希望你有好的表現。」

——————

房子什麼都好,就是離殯儀館太近。

回到出租小區,青綠色的老舊鐵皮門,水泥樓道滿是小廣告,又臟又差,最難受的還有6層樓梯需要爬, 炙熱的夏天稍一活動便熱的不行,到家時許離早已滿頭大汗。

一進屋便放下手中的物品,脫掉礙事的內衣,仰頭猛灌一口可樂,冰涼清爽貫徹心底,沒有什麼比快樂肥宅水在此刻深得人心。

看了看手機中的賬單,交了一個季度的房租,距離月底還有一段時間,許離咬咬牙,決定退租。

「怎麼了小離,空調又壞了嗎?還是床板又起來了?」

吳麗習以為常的詢問着。

「沒,就…不想租了。」

這個年輕的姑娘吳麗記得很清楚,三年前隻身一人來到水源市,租了這間一室一廳,通過中介介紹,在附近工廠找了份工資不高的工作,本以為是個長期合作的租客,沒想到退租這麼急。

「怎麼了小離,是不是家裡出什麼事了?實在不行房子姐給你留着,先回家看看。」

除了好友王雨,房東吳麗是許離來水源市結交的第一個朋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