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奪時代戰朝》[掠奪時代戰朝] - 第8章 小姜

「喂?」

「林嵐哥,兄弟們發現個超棒的場子,都是上品『貨』,你等會來不。」

「你們去,家裡不讓我亂搞。」林嵐說:「你們也是,考完放鬆也不是這麼玩的啊。被發現了以後哪個姑娘敢嫁你們。」

「是是是,林嵐哥說得對……」

掛斷電話,林嵐一臉不屑的躺在沙發上。

雖然都是一個班的,但很快,他們的身份地位就是天差地別。

在這個後末世時代,武力的重要性超越財力。

他的侍從王莊,是家裡花了大價錢培養的。為了留住他,家裡付出的可不僅是金錢,而他僅僅是一位上級扈從騎士。

「話說回來,你怎麼最近不去會所了,玩膩了嗎?」

聽到林嵐的調侃,王莊回答「是有點。」

林嵐察覺到了什麼。

「你有看上的女人了?我幫你搞到手。」

換做以前,他未必敢這麼篤定開口,但服用熾翎胚胎後,他成功覺醒祖血,自信大增。

他已經正式進入修鍊一途,成為強者的未來似乎就在眼前。

這個貧瘠落後的小鎮,他將再也不放在眼裡。

「你那個同學的妹妹,我要她一晚。」

林嵐眉頭一皺,戰朝的妹妹手術失敗他是知道的,但他不認為是自己的責任,要怪只能怪他們家運氣太差。

但王莊的這種要求,連他都覺得過分。

「換一個。」林嵐說。

「不行。」

王莊的眼中露出暴虐的情緒,林嵐心裏一動,謹慎的垂下眼帘。

傳說覺醒了祖血的人往往變得暴躁,易怒,更有破壞欲,也更加無視世俗法律與道德。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原因,他心中某種枷鎖咔的一聲打開,憐憫之意也減淡了。

「我不會阻止你,但出了事別想我們家會保你。」林嵐冷冷地說。

地下武場

戰朝因失血過多昏厥,武場工作人員在遣散觀眾後,把他拖到了經理面前。

「怎麼辦,真要把**給他嗎?」手下問。

「開什麼玩笑。」

經理一陣躊躇,最後扶着欄杆,似乎做出了什麼決定。

「殺了他,屍體扔到垃圾焚燒坑。沒人會知道。」

手下面面相覷,沒人敢動手。

「一群廢物。」經理拿出手槍,對準昏迷的戰朝頭上就是一槍。

戰朝的額頭出現一個彈坑。

「媽的,這傢伙什麼怪物,子彈都射不穿?」經理罵罵咧咧。

又是兩槍,經理看到牆後面滑下來的血,滿意的點頭:「你們給我把屍體處理掉,別跟我說不敢。」

垃圾處理車的車廂里,垃圾中躺着一具屍體。

戰朝,他的眼睛半睜,沒有任何生氣。

沒有人注意到,他眼球上燃起了火光,好像有人在他眼球上不斷的刻字。

傳承記憶第一階

進度:100%

已解鎖

他額頭上的槍傷以異常的速度癒合,整個人通體發出白光,照亮了黑暗的車廂。

戰朝開始咳嗽,他捂着臉,腦子裡亂成一團。

信息洪流湧入腦中。

數據太過龐大,以至於戰朝除了獃獃地坐着,什麼都不能做。

他像個真正的屍體一樣一動不動,一刻不停的接收這些信息。

戰父名為戰應,是個普普通通的垃圾處理員工,最近他遇上了大麻煩。

在公司長長的裁員名單上,赫然有着他的名字。

然而,日用開銷;兒子戰朝上高等學院的錢;女兒戰小姜治病的錢,這些花錢的地方,都是無底洞。

作為一家子全部的經濟來源,他的壓力之大到達頂峰。

「怎麼辦?」他的腦子裡一片空白。

他糾結的不僅僅是這些。

幾天前,那個林嵐身邊的男人,王莊,找到他說願意娶小姜,被他拒絕。

開什麼玩笑,他女兒才十五歲,即使在這個特殊的時代,也不是正常的婚配年齡。

即使他聽到王莊的龐大數額的金錢承諾,他也沒有動搖。

但是,當他被公司裁員,失去了二十多年的工作時,他不得不重新考慮這件事。

那天,他看到戰朝面無表情的出門。

兒子身上到處是傷痕和淤青,那是他在縣城四處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