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掠奪時代戰朝》[掠奪時代戰朝] - 第7章 聖馬丁

「他不是參賽選手啊?」

「有黑幕!」

「主辦方呢,出來解釋一下!」

場上的觀眾質疑聲一片,後場的經理正焦頭爛額的在電話跟老闆解釋。

「對對對,我會解決的!」

掛斷電話,經理用毛巾擦了擦汗,對着兩個不知所措的服務員罵道:「還愣着幹嘛,趕緊去擂台啊。」

擂台,經理的聲音傳遍前場。

「各位,原本進入決賽的選手受傷過重,已經退賽,好在聖馬丁先生願意代替這名選手參賽,聖馬丁先生是這名選手的好友,事發突然,我們賽事組商量後覺得尊重那名選手的意願,讓聖馬丁先生代替他…」

這套說辭明顯不能讓所有人滿意,甚至大部分人都不滿意,他們大罵主辦方不守規矩,不要臉。

在他們看來,明顯是主辦方不想讓少年拿到冠軍,臨時請更強的打手代打!

這還真冤枉了經理,他確實是不想讓戰朝拿冠軍的五十萬,但也沒打算用這麼愚蠢的手段。事情變成這樣完全是那個叫聖馬丁的男人太過任性,鬧着要中途參賽。

而他沒辦法拒絕。因為這男人胸前的徽章表明了他尊貴的身份。

騎戰閣,大荒鐵騎,還是現役的。

越是上層的人,越是知道騎戰閣這個組織的影響力。

擂台

聖馬丁一點不着急進攻,反而兩手攤開。

這是沒有敵意的意思。

戰朝即使沒學過武術和格鬥技,也隱約察覺的對方的意思。

他有話要說。

「你叫什麼?」

戰朝皺了皺眉,打了這麼多場,他是第一個問他名字的。

「戰朝。」他疑惑的回答。

「我對你感興趣,戰朝,打完之後,我們去約會吧。」

聖馬丁笑的很陽光,但在戰朝眼裡很討嫌。

「我拒絕。」

戰朝說完,照貓畫虎學着先前比賽選手的步法,向聖馬丁衝去。

聖馬丁不閃不躲,背挺得筆直。

他眼看着戰朝鑽進他懷裡,使出之前屢次克敵的拳擊,依然沒有反應。

「你這步法,只模仿了外形。」

戰朝愣愣的回頭,他的攻擊落空了,聖馬丁一塵不染的站在他側邊,摸着他的頭,不急不緩的繼續說道:「半吊子的技巧,不如沒有。」

戰朝的攻擊在繼續,但沒有一擊能碰到他。

甚至,邊躲聖馬丁嘴裏還邊說話。

「我可以教你戰鬥的方法。當然,修鍊的方法也會教。」

戰朝攻擊屢屢落空,煩躁起來。「廢話少說。」

他再一次出拳,卻不知道怎麼突然被一股大力擊中,砰的一聲被摁在地上。

接着聖馬丁坐了上去。

聖馬丁看上去毫無用力,但戰朝從那壓住他脖子的手上感到可怕的壓力,那手像鐵一樣堅硬、冰冷。

戰朝在與武術家岳鬍子對戰時,也曾被幾招制敵,但他認為兩者是完全不一樣的。

即使要被岳鬍子最後的手刀擊中,他也沒有感到恐懼,或者是危險這樣的情緒。

反而潛意識覺得『這種程度的攻擊扛下來也沒事』

他不知道的是,其實,這是一種生物本能。

很多強大的生物,都對危機有一種本能的警覺。

眼前這個藍色西裝的男人給他的感覺和岳鬍子完全不一樣。

聖馬丁走上擂台的時候,戰朝能感覺到,自己全身的汗毛都倒豎而起。如果把兩人的危險程度做個比較,岳鬍子給他的感覺是小型魷魚,聖馬丁則至少是虎鯨之類的東西。

「稍微給你表演一下吧,我的幾個能力。」

聖馬丁看戰朝不是很服的樣子,打算用別的方法讓這小子聽話。

他坐在戰朝身上,任憑戰朝怎麼掙扎都不能掙脫。

「首先是『惡魔戀人』」

聖馬丁伸出手,他手心鑽出一隻黑色眼球。

「這是我成為人級騎士後得到的能力。」

他看着喧鬧的觀眾,說道:「效果是,每個被我觸碰到的生物,身體的屬性我都可以觀測到,並數據化。比如你前四場對手,他們的血氣值分別是0.4盅、0.7盅、0.4盅、0.5盅。當然,他們的身體其他數據我想看也是能看的。

順帶一提,扈從騎士的血氣值是0-1,當你的血氣值超過1,就達成了成為人級騎士的條件之一。」

「然後是我成為靈級騎士後得到的能力『王者長矛』」

聖馬丁手上的眼球消失。

聖馬丁抬起一隻手,指向觀眾席一位怒吼着『你們到底打不打啊』的觀眾。

一道若隱若現的空氣震動後,那觀眾突然噤聲,他的面部像是被人捏住,臉部肌肉擠在一起。

「我會獲得許多血氣形成的無形之手,每隻手都可以『看作』我本體的手。」

他的瞳孔浮現藍色。

「0盅。這個人沒覺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