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象萬古訣》[龍象萬古訣] - 第1章 人皇江遠

「嗒……嗒……嗒……」

細微的液體碰撞在地面的聲音,連綿不絕而又很是空曠。

在聲音處,一道頎長的身影坐在一張九龍雕刻的玉椅上,玉椅恢弘大氣,與金碧輝煌、威嚴肅穆的大殿相呼應。

玉椅上的男子面容清秀,威嚴華麗的袍服上此刻卻被血液染得鮮紅,鮮血正是從心臟處不斷滴落,心臟處傷口極深,已然心脈破裂,無力回天。

感受着生機的流逝,江遠表情淡漠,那與清秀面容完全不相襯的滄桑目光中只有悵然和解脫。

三百年,這三百年來,自己無時無刻不在痛苦中掙扎,即使位居人皇之位,自己也如傀儡、屍體般遊盪在這世間。

……

人皇江遠,少年時生長在地球,無意間踏入修行之道,天賦驚人,以極快速度升入天界。

天界萬域,百萬族林立,人族是其中最為微末、最弱小的種族。

僅僅五百年,江遠以絕對實力鎮壓萬族,帶領人族殺出重圍,將原本人人可欺、族族可踏的弱小人族成長為統領一方疆域,無族不敬的天界四大族之一。

達到這一成就的人族推舉江遠為人皇,然江遠不負人皇之稱,將無數覬覦新興人族的來犯勢力盡滅。

江遠以殺伐著稱,與萬族交戰,萬戰不殆,將萬族踏於腳下,萬族臣服。

人皇在,人族萬世不衰!

在如此輝煌的表象下,人皇江遠卻無比孤獨、痛苦。

為了達成人族如此成就,江遠犧牲了太多……好友、愛人、親情皆離江遠而逝。

位居人皇三百年間,本皇翻手為雲覆手為雨,任何事物招手可得。

但,沒了你們,本皇獨自一人又有何意義?

在漫長歲月中,本皇只有痛苦和悔恨,無時無刻不生活在痛楚中。

所以在知道唯一的徒弟——洛霄要暗殺自己,兵變坐人皇之位時,江遠只想到了解脫。

在人皇每百年的登基大典前一天,洛霄動手了,在遞送祝賀請帖時近身匕首洞穿了江遠心脈。

大殿之上,一襲白衣的洛霄此刻內心顫抖,握着滿是鮮血匕首的手微微顫動,不是因為刺殺成功的欣喜,而是無比的驚恐。

自己面對的,是心脈破碎,生機盡失的人皇江遠,但人皇江遠的那份淡然,彷彿看穿一切的目光,卻使洛霄無比畏懼。

「洛霄,你接替我成為人皇,要時刻以人族利益為第一,延續人族輝煌。若人族有任何閃失,我唯你是問!」此刻生機盡斷、油盡燈枯的江遠看着洛霄,突然暴喝一聲,特有的上位者氣息瀰漫整個大殿,目光無比銳利。

不過下一刻,江遠緩緩抬起頭,看向外面晚霞。赤紅的晚霞映照在江遠蒼白的面容上,增添了一抹血色。

「好美……」

目光漸漸彌散在晚霞中,朦朧間,晚霞中映照出一道女子身影,女子長相柔美,看向江遠時嘴角勾勒出一道柔美的笑。

「瀾兒……」看着晚霞中的女子,江遠那萬古無波的內心突然顫動一下,一抹酸楚瀰漫心間。

而在晚霞中,一道道身影不斷顯現。

「瀾兒、義父……」看着一道道身影,江遠嘴角微微翹起一道弧度。

是啊,你們一直在我身邊,從未離開過我。

這麼些年,你們等得很辛苦吧,我也很想念你們。

抱歉,這麼晚才來找你們,我這就過去,我們永遠不分開!

看着晚霞中的道道身影,江遠原本不怒自威的面容很是柔和,表情無比解脫。

生機湮滅,江遠瞳孔漸漸擴散,面容定格。

「咚……咚……咚……」

隨着江遠生命逝去,一道道鐘鼎的敲擊聲響起。

九十九道喪鐘敲擊聲在天際響起,喪鐘聲渾厚悠揚,穿過萬域,響徹整個天界。

喪鐘聲中,一道凄婉的哭泣女聲空靈瀰漫。

而在喪鐘響起的瞬間,天界萬域無數閉關大能睜開雙眼,循着喪鐘聲看向人族疆域。

……

「嘩……」

一陣冰涼的感覺瀰漫,江遠只覺臉頰上有液體滑落。

「難道我掉入幽冥海了嗎?」

不過下一刻,江遠目光聚焦,看到面前一道倩影。

「江遠,你真噁心!竟然在學校論壇發這種帖子,我什麼時候說過和你約會了!」

循着聲音,江遠看着面前容貌清麗、五官姣好的約莫16、7歲女生,女生一隻手拿着水杯,維持着將水潑過來的姿勢,而此刻那清麗的五官略微扭曲,滿是憤怒。

方楚涵?

看着面前青澀而熟悉的女生,江遠雙眼微瞪,眼中滿是不可思議,思緒卻不斷湧現。

此刻的情景無比熟悉。

這是自己在地球,高三時的情景。

自己從小沒見過親生父母,自己是在福利院長大的。而在高三臨近高考時,韓姨將自己接去,說是母親的朋友,自此自己便在韓姨家住了下來。

而面前的方楚涵,是韓姨的女兒,韓姨對自己非常好,有意撮合自己和方楚涵。

當時無比青澀的自己見到如此漂亮的方楚涵,也是決定發起追求攻勢。

自己攢了很久的錢,才帶方楚涵來這個勉強夠一星的飯館包間吃飯。

對於方楚涵說的學校論壇發帖,是在今天中午聖銘中學學校論壇上發出了一條以江遠的口吻,祝賀自己和校花方楚涵約會的帖子。

這帖子還是之後自己才知道的安興市四大家族之一呂家呂少——呂明傑的傑作,目的是為了挑撥自己和方楚涵的關係。

呂明傑也對方楚涵展開了強烈的攻勢。作為安興市著名富二代,又高大帥氣,是無數少女心中的白馬王子。

方楚涵雖然還未答應呂明傑,不過其他人已經把方楚涵和呂明傑視為了一對。

今天江遠如此着急向方楚涵表白,也是想要在方楚涵和呂明傑表態前將自己的心意告知方楚涵,讓自己不後悔。

「怎麼?我還誣陷你了嗎?敢做還不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