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潛花都》[龍潛花都] - 第20章 信不信我弄死你?

審訊室內。
無論兩名警察問什麼,沈浪都一一回答了,毫無壓力的樣子。
兩人都想不到沈浪竟然這麼配合,何國兵也是滿臉戲謔,心想這小子真夠腦殘的,要給這種傻叉安排罪名,簡直也太好弄了。
「小子,你剛才毆打了何濤,對嗎?」高大民警問道。
「對。我是毆打了他,不過這是他自找的。」沈浪不緊不慢的說道。
何國兵勃然大怒,猛地拍了下身前的桌子,怒吼道:「你他媽反了天了,打了我兒子,還敢這麼囂張?」
沈浪呵呵一笑:「你兒子可比我囂張多了,順帶一提,你兒子就是欠揍!放心,下次被我看見了,我還會毆打你兒子的。」
話音一落,審訊室里的所有警察不禁倒吸一口寒氣。
見過囂張的,還從沒見過像沈浪這麼囂張的。
何國兵臉上的筋肉都在跳動,氣極反笑:「好好好,你這小子是不見棺材不落淚!這份材料,你趕緊給我簽字,敢耍花樣,老子會讓你死的很慘!」
說完,何國兵扔來一份早就準備好的認罪書擺到沈浪面前。
沈浪拿起來一看,眉目一掀,上面的各種莫須有的罪名加起來,足夠讓他牢底坐穿。
「警官,給我安排這麼多罪名,你官威好大啊,這警察局難道就沒有王法了?」沈浪陰冷說道。
「在這裡,老子就是王法!你別挑戰老子的耐性,趕緊給我簽字!」
何國兵四十多歲,屬於資格比較老的幹警,這些年什麼功勞都沒有,欺負老百姓的本事倒是越來越有長進。
坐到區治安大隊長這個位置完全是憑年齡熬的,這人平時是囂張跋扈,匪氣很重,說話做事都很粗暴。加上沈浪打了他兒子,何國兵怒火膨脹到一種境界,必須拿這小子開刀。
「我要是不簽呢?」沈浪眼中閃過一道寒芒。
何國兵勃然大怒,自從坐到這個位置上,他還從來沒有見到膽子這麼大的賤民!
不讓這小子吃點苦頭,還當他是吃素的啊?
「不簽,哼,老子就讓你先嘗嘗囂張的後果!」說完何國兵就起身朝着沈浪走了過去。
沈浪坐在審訊室的鐵欄內,左手被銬在審訊室的鐵欄上,完全固定住了,按理說是沒有掙扎的可能。
何國兵繞着沈浪走了一圈,抬起右腿,狠狠地往沈浪背上踢了下去。
「咚!」
一聲悶響後,沈浪沒事,反倒是何國兵倒吸一口寒氣,他感覺沈浪的背部簡直有石頭那麼硬!巨大的疼痛感差點沒讓何國兵倒了下去。
不過何國兵以為是用力過猛,心想自己的腿都這麼疼了,對方的感覺可想而知。
但見沈浪依舊坐穩在座位上,並沒有被踹倒。何國兵頓時又惱羞成怒起來,以前他踢賤民的時候,都是一腳就撂倒對方,這次居然失誤了,讓他感覺很沒面子。
何國兵猛的上前,狠狠抓住沈浪的頭髮,咆哮道:「小子,我看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不簽是吧?老子會讓你知道後果的!」
沈浪嘴角抽/動了一下,本來他覺得事情可以處理,並不想太高調的,但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