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厲總花式追妻》[厲總花式追妻] - 第1章 離婚協議書

秦鳶回國已經三天。
婚後第二天便借故出國進修,遠離江城,一走就走了三年。
這次回來,是婆婆袁靜的六十壽辰。
本該早一些回老宅,不過,事情實在太多,她本人也抗拒着,就一直拖到了今天。
手機突然響起,是一條短訊。
【我在外面,出來!
】 內容非常簡單,語氣更是生硬至極。
雖然沒有備註,不過,那串號碼,秦鳶早已經爛熟於心。
她攥着手機,指骨泛白,沉默了片刻,方才出去。
厲司丞倚靠在黑色的路虎前,裊裊青煙將他籠罩。
秦鳶看不清他的神色,但下意識的就覺得他應該是非常不耐的。
三年前,新婚夜,他逼問她白月光的下落時,她才知道自己只是他為了換取白月光安危的不得已選擇。
他是被袁靜逼迫才娶了她!
可事實是,袁靜告訴她,他是心甘情願,想要跟她白頭偕老。
這三年,她曾不止一次的問自己,如果一開始就知道真相,是否還會嫁給他。
答案竟然是,她不知道!
年少時的第一眼,他就像是一粒種子,深深紮根在她的心裏,隨着時間的流逝,慢慢的生根,發芽,一點點的長成參天大樹。
那晚,厲司丞離開時,只丟下了一句。
「秦鳶,你這種女人,跟袁靜一樣的卑鄙下作!
你那張臉,我看一次就噁心的連隔夜飯都能吐出來。」
雖然已經過去三年,依舊清晰的迴響在耳畔。
見她走出來,眉目間無波無瀾,厲司丞眯了眯眸,將手裡的煙丟在地上,抬腳碾滅。
秦鳶這才看清他。
三年時間不見,他變得更加稜角分明,也更加的冷酷。
只唯一不同的便是那眉宇間的不耐,甚至比三年前還要濃烈。
「這是離婚協議書!
沒有什麼問題,簽字!」
命令的口吻。
如果不是想要儘快跟她結束這段荒誕的婚姻,秦鳶覺得他一定不會願意跟她說這麼多話。
她默然無聲的接過來,認真的審視着每一條,每一字。
厲司丞的眉心皺的更深。
在他所有的耐性幾乎全然被耗盡的時候,秦鳶抬眸,「有筆嗎?」
這三個字竟是讓厲司丞怔了一瞬,看着她的眼神兒也帶了幾分審視。
良久,他開了車門,拿出一支簽字筆。
秦鳶快速的簽字,將兩份離婚協議書推給他,「找到她了吧?」
他眼裡升起戒備,語氣十分惡劣的喝問:「秦鳶,你想幹什麼?」
他就知道,這種惡毒,心機深沉的女人,怎麼可能會乖乖的簽字!
果然還想要做無謂的掙扎!
秦鳶知道他定然又誤會了,不過,都無所謂了。
他已然給她打上了惡毒卑鄙的標籤,終其一生,也不可能對她動心。
她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