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放路上,我全家都覺醒了金手指》[流放路上,我全家都覺醒了金手指] - 第 4章牛紅紅和豬黑黑

老太太的手顫顫悠悠的向前,輕輕的放在了她兒媳婦的鼻子下,頃刻間,她的手劇烈的一抖,再接着,整個人就像是突然間沒了生氣,腿一軟,就那麼毫無徵兆的坐倒在了地上。

祝厚山聽着這動靜,趕忙睜開眼睛看看情況,卻不想,對上了一雙充滿驚恐的雙眼,祝厚山嚇了一跳,這姑娘就這麼直勾勾的看着他。

這是咋啦?死不瞑目?祝厚山嚇傻了,不錯眼的看着,對面的那雙眼睛好像眨了眨,他這才猛然間心裏一松,呼,這不是好好的嗎?

老太太那動靜,怎麼跟床上的人死了一樣呢?可給我心臟病嚇出來了。祝厚山想着,手就無意識的微微動了下。

他哪裡知道,就這一睜眼的功夫,對面的姑娘就換了個人呢。

換了的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他剛才念念叨叨的睡在他旁邊的老婆,林鳳婉。

林鳳婉從仙府里出來,就發現一個陌生的男人正認真的看着她,她是有點意外的,嗯,可能還有點點竊喜?所以眼神就飄了一下。

這一飄不要緊,她看見了什麼,眼前的男人,一雙手居然擺在自己的……林鳳婉立刻怒火滔天,再看眼前的人,怎麼看他都是一臉色咪咪的。

這是個變態吧!他不看年輕漂亮的大姑娘,看自己一個老太太,她不就剛泡了個如假包換的神仙水嗎?

不對不對,自己怎麼能這麼想,看大姑娘他也不對啊,等等,這都不是重點,重點是眼前這人打扮辣眼啊。

灰了吧唧的看不出什麼材質的衣服,上面還有髒兮兮的皮毛,油膩膩的頭髮,這你大爺的,這妥妥是個變態吧!

林鳳婉遇見鬼的時候,那是相當軟弱膽小的,但是遇見人,尤其是男人,她還真是從沒慫過。

特別是眼前的變態,他手居然還敢動,林鳳婉的怒氣值在此刻達到了頂點,想也不想的就一個巴掌揮了過去,我去你大爺的,個不得好死的死變態!

而此時的祝厚山正打算低下頭繼續閉眼,床上的姑娘突然一個胳膊掄圓,瞬間就給了他一個大耳光,還伴隨着一道極其憤怒且清脆的聲音,「摸你大爺呢?死變態,看老娘不扇死你!」

祝厚山被這一巴掌打的有點懵,他下意識的摸摸臉,火辣辣的感覺,這算是傷上加傷吧,啊?誰說男人不能哭的,疼的他眼淚都快下來了。

一把年紀被罵成死變態,這是什麼世道啊,你當你誰啊,你又不是我老婆,一張臉蠟黃成那樣,說黃疸都委屈了你,還瘦了吧唧沒一點肉,老子都沒嫌硌手。

要不是看你快完球了,你以為老子願意獃著呢?老子在家睡覺睡的好好的,誰他么知道這是倒了幾輩子霉。

「生個兒子都沒口糧的人,變態又不是傻缺!能看上你!?」祝厚山很是硬氣的懟了一句,不然他要憋屈死了。

「你可不就是腦子裡裝了衛生間,變態中的拖拉機。」床上的姑娘冷冷一笑,毫不示弱的反擊。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