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前一天,老公失憶了》[離婚前一天,老公失憶了] - 第8章 榜一大哥

「沈老師——」

沈夏白一隻腳剛邁下車就聽見一聲殷切的呼喚,柳墨笙飛奔而來一把抱住她的胳膊。

「沈老師,你可算是來了嗚嗚嗚……」

沈夏白看着柳墨笙憔悴蒼白的臉,把人從胳膊上抖下去。

不用問,一看這倒霉相就知道她又遇到麻煩了。

「符拿給我看看。」

柳墨笙湊到她耳邊小聲說:「我把符縫在內衣裏面了。」

沈夏白嫌棄地瞥了她一眼,柳墨笙委屈。

昨天晚上她洗澡,想着符紙可能怕水,就把符放在置物架上,可澡洗一半,突然停電,她起身去拿手機,結果四肢軟綿綿的一頭栽進浴缸里。

無論她怎麼掙扎都無法站起來,就在她感覺自己快要淹死的時候,手摸到了那張符。

符紙發燙,幾秒鐘後電來了,她的手腳也恢復了力氣。

柳墨笙一夜都沒睡,經過這件事情她徹底信了沈夏白的話,天一亮就到劇組等她。

走進衛生間,柳墨笙從內衣上把那張皺巴巴的符扯下來。

符紙上面的硃砂黯淡無光,是替她擋了一災的緣故。

「沈老師,你再賣給我幾張符行不行?」

「符幫不了你一輩子。」

「那我……」

「你跟我去個地方……」

……

保姆車開進一個破舊的小區,青灰色的水泥路坑坑窪窪,布滿了斷痕。

「沈老師,咱們來這幹什麼?」

沈夏白望着一棟棟牆皮斑駁的樓房,回道:「找你欠下的債。」

柳墨笙震驚,「可我根本就沒來過這啊!」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下車。」

陸焱聞了聞,「好重的陰氣,這裡應該不久前死過人。」

「什麼?」柳墨笙臉色大變,慌忙躲到沈夏白身後,「我……我什麼都沒幹,沈老師你可要相信我!」

沈夏白想考驗考驗陸焱,便問道:「哪棟樓?」

陸焱四周轉了一圈兒,「是那棟!」

沈夏白幽幽嘆了口氣。

「不……不對嗎?」

「出去別說認識我。」

說完,沈夏白朝相反的方向走過去。

「大爺,麻煩問一下,咱們小區最近是不是出過什麼事兒?」

樹蔭下乘涼的大爺睜開眼睛,打量三人幾眼,警覺地問:「你們是什麼人,打聽這些幹啥?」

沈夏白:「我們是電視台的記者,有人給我們提供線索,讓我們過來看看。」

「電視台?」大爺又朝他們看了看,「騙人的吧?」

大爺不愧是大爺,社會經驗就是豐富。

「我看人家電視里採訪都有攝像機和話筒,你們咋空手就來了?」

沈夏白的笑容僵在臉上,「我們……我們是報紙,採訪完寫稿子的,所以沒有那些設備。」

「哦,紙媒啊,你們還沒倒閉呢?」

這天沒法往下聊了。

就在三人準備放棄時,大爺放下扇子問:「你們報紙能不能搞個社會捐助,幫幫老趙那一大家子?」

沈夏白敏銳地問:「老趙家怎麼了?」

「唉,慘吶!」

大爺深深嘆了口氣,指着隔壁單元說:「幾天前,老趙的女兒從樓上跳下來了,當場就斷了氣,留下一雙兒女跟着老趙夫妻倆,祖孫四個日子難過喲!」

陸焱嘴快道:「那老趙的女婿呢?」

「別提那個喪天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