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前一天,老公失憶了》[離婚前一天,老公失憶了] - 第7章 我對錢不對人

作為道界的未來之光,沈夏白對自己的業務範圍要求很嚴格,像給人算命破災這種小活兒她一向看不上,主要是沒有技術含量。

但現在她缺錢……

就在沈夏白感嘆一分錢難倒英雄漢的時候,全身裹得嚴嚴實實的柳墨笙左顧右盼地走過來,小心翼翼地站在她身邊。

「沈老師……」

柳墨笙小聲喊,讓沈夏白有種特務接頭的錯覺。

「你新戲要拍諜戰劇?」

柳墨笙沒有心情和她開玩笑,脫下風衣,露出滿身的傷痕。

「這……也太狠了吧。」

柳墨笙像是溺水的人抱住最後一棵稻草,抓住沈夏白的衣角懇求道:「沈老師,你一定要救救我。」

「我昨天晚上給你打電話,但是沒有打通。」

提到昨天晚上沈夏白就來氣,小妖怪居然和她搶男人。

她睡覺睡到一半,醒來後竟然發現自己躺在地上,起來一看小黑正窩在顧回城懷裡打呼嚕……

後來她和小黑大戰三百回合,接着天就亮了,手機早就不知道扔哪兒去了,自然沒接到柳墨笙的電話。

沈夏白撩起她額間的碎發看了看,說道:「越來越黑了,不過問題不大,你雖然心術不正,但本性不壞,應該沒犯過什麼大惡。」

柳墨笙:倒也不必說得這麼直白。

「把你最近做過的虧心事都和我說說。」

柳墨笙想了想,挑着嚴重的說了幾件,無非就是挑撥離間,背後給小姐妹使絆子,耍小心機和別的明星爭番位這種零碎的小事兒。

「你還有事兒瞞着我?」

「真沒有了沈老師,我進這行就是想紅想掙錢而已。」

多麼單純不做作的目的,沈夏白有點兒欣賞她了。

「凡事都講究因果,你身上沾了孽障,只有將其化解才能恢復正常生活。」

「那要怎麼化解?」

「這個比較複雜,這樣吧,我這裡有一張符,可以先幫你擋一擋。」

沈夏白拿出一張符遞給她,叮囑道:「一旦發覺符發熱,上面的硃砂顏色黯淡就立刻聯繫我。」

「謝謝沈老師。」

柳墨笙急忙把符放進衣服里,抬頭就看見沈夏白伸出手:

「五百塊一張!」

柳墨笙:……突然有種遇到騙子的錯覺。

「掃碼行嗎?」

沈夏白掏出手機,「僅限微信支付寶。」

柳墨笙掃了五百塊錢過去,順便加上她的好友。畢竟沈夏白看起來不太靠譜的樣子,萬一關鍵時刻電話又打不通,她豈不是要涼涼。

「這五百隻是符的錢,其他業務價錢另算。」

柳墨笙嘴角抽了抽,低聲問:「沈老師,我有生命危險嗎?」

「沒有,你最多就是倒霉而已。」

柳墨笙舒了口氣。

「對了沈老師,我為之前的事向你道歉,我不該拉你營銷,我錯了。」

昨天去公司開會的時候她從經紀人那裡得知,沈夏白身後有人,他們得罪不起,經紀人還暗示她找機會多巴結巴結沈夏白,可柳墨笙怎麼看都不覺得她像是有人捧的樣子。

沈夏白:「沒事兒,你現在是我顧客,我向來對錢不對人。」

柳墨笙被她的洒脫驚到了,這種心胸和格局,堪稱我輩楷模。

……

晚上,沈夏白匆匆趕回家,在顧回城到家之前把外賣倒進盤子里,然後把包裝袋銷毀。

一番操作之後,豐盛的飯菜便出現在餐桌上,她只需要聽着動靜,拿起鍋鏟和碗裝裝樣子。

「很少有小動物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