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前一天,老公失憶了》[離婚前一天,老公失憶了] - 第4章 建國後不許成精

醫院停車場,卓娟正背着上午新買來的包包,踩着恨天高朝一輛豪車走去。

「啊啊啊啊……」

突然,腳下被一股力量絆住,她整個人以一種誇張的姿勢飛出去,「啪嗒」一聲,伴隨着一串驚叫聲,印度飛餅似的,結結實實地摔在地上。

直到被趕來的司機從地上扶起來,卓娟眼前還在冒金星。

「我……我還活着嗎?」

司機急忙安慰她,「夫人您沒事兒,您好好的呢!」

她全身毫髮無損,連根頭髮絲都沒掉,只有十根手指上新做的足足有一厘米長的粉色美甲,齊根斷裂……

卓娟看着自己光禿禿的手指,哀嚎道:「啊!我的指甲……我養了半年多的指甲……」

「這什麼破醫院,地都鋪不平,我……」

說著卓娟低下頭,卻發現自己腳下的地板平平整整,連一粒沙子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她明明感覺自己被絆了一下。

「夫人,聽說這座醫院停車場旁邊那棟樓下面就是停屍房,經常有古怪的事情發生,說不定剛才是……」

像是為了附和司機的話,一陣風拂過,吹得樹葉子沙沙作響。

兩個人齊齊變了臉色,「你……你別說了,趕緊走,離開這個鬼地方。」

……

沈夏白從停車場溜達出來,剛要上樓就聽見草坪上哭聲一片。

四個七八歲的小孩圍在一起扯着嗓子嚎,腳邊到處都是空掉的零食包裝袋。

家長扯着自家孩子嚷嚷:「零食不都讓你們吃完了嗎?怎麼還哭?」

「我們沒吃……」

「這孩子怎麼撒謊呢,這不滿地都是包裝袋?趕緊別哭了,把垃圾撿起來扔掉。」

「嗚嗚嗚,被搶走了,蛋糕都被小黑搶走了……」

「哪有什麼小黑?」

「小黑是一個黑色的小孩,他說餓,我們就分給他一個麵包吃,後來他就把所有麵包都吃光了……」

孩子們越說越委屈,小臉哭得通紅。幾個家長把地上的垃圾撿起來,根本不信有什麼小黑。

「小朋友,你們說的小黑長什麼樣子呀?」沈夏白朝四個小孩走過去問。

「小黑全身都是黑的。」

「那你們能告訴姐姐,小黑是朝哪個方向離開的嗎?」

一個男孩指着樹林的方向答道:「朝那邊跑了,阿姨!」

阿……姨……沈夏白和藹可親的笑容一僵,活該你們零食被搶!

樹林不大,很快沈夏白就走了大半,可除了鳥和蟲子,半個活物都沒有。

她找一塊石頭坐下,把買來的燒雞扔出去。

然後,守雞待妖……

不一會兒,果然有一道狗狗祟祟的身影靠近……

小妖怪就是小妖怪,一點兒江湖經驗都沒有。

沈夏白右手中指掐住掌心紋,拇指按住中指,其餘手指直立,捏出一個捉妖訣。

一道由金光組成的密網從天而降,小妖怪驚慌之下飛速逃竄,沈夏白緊隨其上,一聲怒喝,甩出一張符到空中,引天雷斷絕了小妖的退路。

收緊網,沈夏白走近一看……

一團烏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