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王寵妻:神醫狂妃甜且嬌》[冷王寵妻:神醫狂妃甜且嬌] - 第4章

第4章

三王爺臉色微變,他也懶得再停留,氣沖沖地離開。

秦偃月垂下眼,仰天哈出一口氣。

哈氣凝結成白霧,轉瞬就消散在空中。

她看着拿板子候着的侍衛,深知,這三十板子她已經逃不過。

逃不過,就去面對。

她攥緊手,趴過去。

侍衛們力道極大,板子落在身上,皮開肉綻。

她的手指扣在肉里,緊緊地咬着牙齒,壯碩漢子都忍受不了的三十板子,她愣是一聲沒吭。

等到三十板子結束,她已經陷入到昏迷中,氣若遊絲。

侍衛們相互看了看。

「怎麼辦?她好像快斷氣了,咱們要不請個大夫來給她看看?」一個侍衛說。

「剛才王爺不是說了不準請太醫。」另一個侍衛說,「這女人用不正當的手段當上咱們的王妃,王爺厭惡得很,怕是要趁着這個機會打死她,如此也好,她怎麼配得上咱們王爺?別多事,回去復命吧。」

兩個侍衛的話斷斷續續落在秦偃月耳中,像是從遙遠空間里傳來的。

眼前發黑,瀕死感襲來,她連動一根手指都困難。

意識逐漸模糊,身體也逐漸變輕,靈魂彷彿漂浮在虛空,沒有實感。

「這不可能,不可能。」腦海中,有聲音在哭泣,「他覺得我噁心,不可能,他以前對我說的那些話,都是假話么?他都是騙我的么?」

「你可真傻。」意識深處,秦偃月看着哭泣不停的另一個自己,將手放在她的頭上,「你跟秦雪月那些事,三王爺都知道,甚至,可能是他一手設計的,被蒙在鼓裡的只有你而已。」

「我不信,我不相信,怎麼可能全是假的?」

「你已經看清了那對渣男賤女的真面目,還執迷不悟嗎?」秦偃月嘆着氣,「人間不值得,你何必為了一根爛甘蔗折磨自己。我大概要撐不住了,身體還給你,你好好活下去,別再傻了。」

「不,是我支撐不住了,我死命撐着不肯離開就是不甘心,如今得到了答案,知道了真相,已經沒有什麼可留戀的了。我註定要消散,你還有救,所以,你一定要活下去,幫我好好懲罰他們,拜託你。」

那個聲音越來越弱,說到最後,最後一抹靈魂注入到秦偃月的靈魂中。

這抹靈魂注入後,她驀然清醒過來。

疼痛不堪,冷汗淋漓,是前所未有的真實感。

剛才,像是做了一場夢。

夢裡,原主將最後一抹靈魂將她的靈魂拽回這具身體來,她才得以完全佔據這具身體。

腦海中一直嘰嘰喳喳的聲音也完全消散。

內心寧靜,靈台清明,有種死而復生的感覺。

秦偃月手指捏住枕巾,微微閉眼,「放心吧,你所受的一切,我會幫你十倍百倍討回來。」

話雖如此,她現在的情況也極為不妙。

在湖水中浸泡了那麼久,又挨了三十大板,頭昏昏沉沉,額頭滾燙,高燒加上感染,雪上加霜。

她繼承了爺爺的所有醫術又什麼用?

沒有退燒藥,止疼葯,消炎藥,在這個鬼地方,怕是會再死一次。

這個念頭湧上來的時候,她覺得有些悲戚,爺爺死時她沒能趕回去,好不容易回到家又被黑衣人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