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 - 第8章 被駙馬欺凌的公主(8)

陳知遠不知道向宴清有什麼依仗,居然能擺弄出一副無所謂的姿態,但是無論怎樣,都不會超過他的預料。

就公主現在的性情,皇帝怎麼可能會發現不了這個公主是假的。

除非她真的能裝的和公主一模一樣,但這他就得要注意了。

就算她是真的公主,他都能把她弄成假的,更何況,眼前這人根本就不是公主。

…………

「尊上,你的人設崩了,確定沒問題嗎?」系統在空間裏面說道,它就沒見過一來就崩人設的,而且還崩的死死的,根本就沒有挽救的餘地。

「崩人設?我本就不是林婉清,談何崩人設?」向宴清回了一句,她又不是原主,吃飽了撐着才遵守原主的人設。

那樣子多累啊,雖然她也可以演戲,但她可做不到對那個陳知遠含情脈脈的樣子。

「可是……可是很多宿主都是按人設走的?」

「他們是他們,我是我。」向宴清非常耐心地和系統解釋,她感覺自己沉睡了一番,自己的耐心變好了不少。

過了幾天之後,陳知遠帶着一抹笑意來到了向宴清的面前。

「公主,陛下傳喚您去一趟宣政殿,文武百官俱在。」陳知遠笑着燦爛,可見他的心情十分不錯,然後說著還靠近向宴清耳旁輕輕地說了一句,「並且還請了諸位法師前來斬妖除魔,公主有請。」

說著還給向宴清讓了一條路出來。

向宴清面無表情地看了一下陳知遠,嚇了他一跳,便順着他指的方向不緊不慢的往前走。

陳知遠望着向宴清的背影,心中一陣陰暗,你這妖魔鬼怪,等到時讓你原形畢露。

也不知道占誰的身體不好,非要佔一個公主的身體。

「尊上,怎麼辦?你不守人設,現在要暴露了,還怎麼獲得功德啊。」

系統在空間中為向宴清着急,當時向宴清反而不為所動似的,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沒事,你等下看我操作就可以。」

「這怎麼操作,我都沒看見你做什麼事了。難道你要用強大的實力鎮壓?」系統驚呆了,還能有這種辦法。

「這也不是不行。」如果沒有其他更好的辦法,用強大的實力橫推一切算是比較不錯的選擇。

…………

宣政殿中。

「陛下,公主馬上就到了,你莫要着急。」一個太監在皇帝耳邊輕微說著。

「朕知道。朕只是……如果清兒真的……那清兒還會回來嗎?」高坐皇位上的男子並沒有如眾人想像中的不可侵犯,反而透露着緊張與一絲害怕。

他害怕他疼愛的清兒真的不見了。

「陛下放寬心,公主吉人自有天相,是不會有事的。而且現在還有諸位大師在場呢,他們不會容許有妖魔佔領公主的身體。」太監笑着說道。

「陛下,若是有妖道欲行借屍還魂之術,貧道定不容他。」說話的是一個身着道袍的白髮老人。

「阿彌陀佛,聽聞都城有妖孽,貧僧是特地前來超度妖邪的。」這人一臉慈悲,一身袈裟襯托着他出塵,不落凡俗。

「有諸位大師在,朕無憂矣。」皇帝點點頭,但眼中的擔憂卻沒有消下去,就像一個老父親對女兒的擔憂與關懷。

「啟稟陛下,公主和駙馬均已在門外了。」

這時一個御前侍衛從宣政殿殿外走進來,對着皇帝稟告。

「清兒。」皇帝輕聲地說道,他的手指現在都是抖的,他不敢讓公主進來,就怕不是本人。

皇帝在三天前就得知了公主的異常,聽到這一個消息的他想直接跑去公主府看望的,但是卻被那人給攔住了。

說如果她真的是妖邪,為確保身體安康,不能直接去見公主。

得將道門和佛門的大師通通請來,之後再在青天白日,太陽高照之時,將那公主帶到朝廷上來。

如果真是妖孽,陛下的龍氣,眾大臣的浩然正氣和大師的九天清氣定能誅邪鎮魔。

「陛下,該讓公主進來了。」御前太監提醒皇帝。

「宣。」皇帝顫抖着說道。

「陛下有旨,宣清河公主覲見,宣左相、駙馬陳知遠覲見。」

眾文武百官也紛紛向大殿門口觀望。他們的好奇心使然,真的想見識一下妖孽是什麼模樣。

「臣陳知遠見過陛下,陛下長樂無極。」陳知遠一進來便對着皇帝恭敬行禮,但是臉色卻很是憔悴,甚至還有黑眼圈。

「駙馬不必多禮。」皇帝看着駙馬因為公主勞累過度,實在是有點不忍。

之前駙馬發現公主被惡鬼附身,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