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 - 第7章 被駙馬欺凌的公主(7)(2)

馬說笑了,左相日理萬機,但有些事情確實是不好處理的。」李易毫不怯懦,他知道無論他如何做,接下來都會被陳知遠針對,乾脆豁出去跟他對着干。

「趙明月犯的事涉及到駙馬,還是由刑部的人來審核,才算公道。」

「你是說本相會徇私枉法?」

陳知遠雖然是公主的駙馬,但是周朝沒有駙馬不能當官的限制,反而成了駙馬能更好的接觸權力**。

「屬下沒有這個意思,是駙馬理解錯了,不過這麼做還是為了讓駙馬避嫌。」李易現在哪能不知道,這個駙馬絕對在背後謀划著什麼,如果他真的一心為公,那麼就不會阻止將趙明月送往刑部。

「駙馬,你興師動眾而來,就是為了帶走趙明月?」向宴清看着陳知遠後面的那一堆士兵說道,因為陳知遠權利過大,皇帝特地准許他有着三百私兵,但誰知道是不是只有三百私兵。

「趙明月方才說,她與你是真心相愛,此話,是真的嗎?」

陳知遠聽到這裡臉色立馬變了,立馬一道巴掌將趙明月打翻在地,對着她怒道:「我是看你可憐才將你暫時帶進公主府,想着等你找到父母再將你送回去,卻沒想到你居然對我有非分之想。」

「公主殿下,我跟趙明月素昧平生,只是之前她還流浪在外,我見她與父母走散便暫時收容,等她找到父母再將她送回。卻沒想到她卻有如此心計,為了離間我和公主的感情真是大費苦心。如今還在公主面前胡言亂語,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陳知遠別的長處不說,但這胡說的本領算是數一數二的。

「駙馬此言差矣,此女是兵部侍郎趙自山的女兒,一個大家閨秀,如何能流浪在外?」李易自然是要拆陳知遠的台了,這謊話,虧你還編的出來。

「此女身份本相確實不知。」

陳知遠死不認賬,反正我說不知就是不知,有本事你拿出證據來說我知道啊。

「好了,無論她是何身份,交給刑部一查不就知道了。至於駙馬,畢竟需要避諱,就不要插手了。」向宴清看着駙馬身後的甲胄,笑着溫和,「知道的以為駙馬對一件小事尤其重視,不知道的還以為駙馬要挾士兵以威逼公主呢。」

陳知遠聽到這件事臉色立馬變了,不過一會兒就對向宴清談笑道:「公主,最近風大,公主還是莫要出去了。若是公主非要出去,那臣只能採取特殊手段了。」

一個李易奈何不了他,他想不讓公主出去辦法有的是,現在就將公主拘於府中,免得有其他意外發生。

「放肆,陳知遠,你想謀反?」李易被駙馬的話語嚇了一跳,這句話完全沒把公主放在眼裡。

「臣不敢,臣已經將公主性格大變之事告知了聖上,並且已經快馬加鞭地派人去請了大師前來,不日即到大梁。若是公主還是公主的話,臣不用他人多說便會自盡在眾人面前。」

「若公主非公主的話,還請想問閣下,公主何在?」

陳知遠神色變得嚴峻起來,說他囚禁公主,那是不存在的,他明明囚禁的只是一個假冒公主的冒牌貨,他這麼做就是為了將真正的公主還回來。

「那就祝駙馬早日請到大師,看看我是不是真的公主。」

向宴清就像看跳樓小丑一般看着陳知遠,敢跟她來這招,不知道聰明反被聰明誤,到時候你會死的很慘。

現在她穿的這個時間恰好,陳知遠雖說權力過大,但卻還沒有兵權,就算是他的那些士兵還在千里之外,根本就無法顧及大梁城中的事。

等上幾天也無妨,到時候她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