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 - 第7章 被駙馬欺凌的公主(7)

「聽見了。不知公主要怎麼處置?」

李易詢問向宴清,他渾然沒想到這個趙明月這麼大膽,而且還這麼愚蠢,就這麼非議公主,還連帶皇帝也一起罵了。

還有那個駙馬,絕對不像外界所傳聞的那樣愛惜公主,不然也不會將別的女子公然的帶進公主府。

「既然她說了要尊法而行,那就將她交給刑部吧,讓刑部好好審問一下她背後之人到底是誰,讓刑部秉公辦事,千萬莫冤枉了她。」

向宴清笑着很是溫和,仿若冬日的暖陽,令人如沐春風。

「諾。」李易對着向宴清拱手而答,之後對着被嚇着愣住的趙明月一笑:「趙小姐,請吧。」

「林婉清,你不能這樣對我,三郎會為我報仇的,你很快就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了,你囂張不了多久。」趙明月歇斯底里地喊道,言語還是一如既往地囂張。

「再加上一條,直呼公主名諱,一起跟刑部說了。」

向宴清根本就沒看趙明月,只是繼續吩咐李易道。

對付這種人,她可不想與對方做無意義的爭辯,她不是說只有法律才能制裁嗎。

現在就將她扔給刑部,讓刑部好好對待她。

人這種動物,對待自己人狠是真的狠,她在沉睡前遊歷過人間的時候,就見識過他們發明了那些對付同類的各式各樣的刑法,一個個都不人道。

「對了,跟刑部說一下,不要讓她死了,不然就是意圖殺害人證。」向宴清最後補充了一句,她可是陳知遠謀反的重要人證啊,在沒有扳倒陳知遠之前可不能死。

「是。」李易對着向宴清再次拱手作揖,心裏卻感覺有點怪怪的,他怎麼感覺這個公主吩咐自己是信手拈來,就不怕自己陽奉陰違?

向宴清要是知道李易所想的,就會表示:敢對我陽奉陰違的,早就化成九天的清氣,隨風盪去了。

「且慢。」陳知遠臉上噙着三分笑意步履從容的趕了過來,他已經將事情都安排妥當了,現在自然是不能讓公主將趙明月給送進刑部的。

他雖然掌握很多朝政大權,但對於刑部卻沒有太大勢力。

他現在心裏恨死趙明月了,本以為她只是不會說話,現在看來是真的蠢貨。對着公主說她很快就不是公主了,這樣倒也罷了,最關鍵的是她居然在公眾場合說這句話。

「三郎,你是來救我的嗎。我就知道,三郎心裏是有我的。」趙明月看見陳知遠來了,就對着他欣喜的喊道。

「駙馬,你是要為趙明月說話嗎?」

如果真是這樣那就好了。

「快放開我。」趙明月用力掰開護衛的手,對着護衛的手就是一咬,護衛吃痛地鬆開了手。

之後便興高采烈地跑向陳知遠那裡,張開雙手,想要過去給他一個擁抱。

「三郎,我愛你。」

「啪。」一道巴掌聲響起,趙明月的臉瞬間就帶着一個紅紅的巴掌印,格外鮮明。

「三,三郎?」趙明月滿臉疑惑,她不敢相信,陳知遠居然會打她,他不應該對着她安慰一番,再罵一頓公主的嗎。

「公主,趙明月冒犯公主,我會令人審問她的,就不必麻煩刑部了。」陳知遠的臉上還是掛着淡淡的笑意,但是這笑意卻透露着幾分不自然。

「帶走。」陳知遠對着自己帶來的手底下的人說道。

向宴清望了李易一眼,李易立馬就攔住了陳知遠手下人的動作。

「李統領,你這是何故?」陳知遠還是一臉微笑,但笑容中卻透露着幾分威脅,「你是覺得本人身為左相,還處置不好這件事情嗎?」

「駙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