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 - 第6章 被駙馬欺凌的公主(6)

「啊……」趙明月突然聽聞公主正在處置下人,她正要去公主那裡展現一下自己的善良。

到時候不僅能襯托出公主的惡毒,還能讓那些下人為自己所用。

於是便屁顛屁顛的跑過來,卻沒想到看到這樣一幕。

滿地的屍體,空氣中都瀰漫著濃郁的散不開的血腥味,而公主卻一副溫和的面孔,這對比真是強烈。

「這……這……」趙明月嚇得吐不出一句完整的話,她到底還是現代人穿過來的,從未見到這麼血腥的場合,第一次自然就被嚇得腿腳都發軟了。

「趙小姐,既然來了,何不過來喝一杯茶?」向宴清早就看透趙明月這個人了,她的心思都明晃晃的表露在臉上了。

不過她的靈魂好像不屬於這裡,不過有如此機緣,卻沒想做的事情卻對不起她的那番機緣。

「尊上,這個趙明月是這個世界的女主,她就是後來男主陳知遠的皇后。」系統看到向宴清這麼兇殘已經沉默很久沒說話了。

它本來想提醒宿主不要崩人設崩劇情,但是它不敢,它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宿主將這劇情崩的不能再崩了。

「女主?」

向宴清想了想女主是什麼東西,還有那男主是啥。

「尊上,男女主,顧名思義就是天命之子,就比如這個世界的男主是陳知遠,如果尊上沒來,那麼他無論怎麼做,都能夠登臨帝位,無論他被人怎麼算計,都能化險為夷。而女主,這個世界女主依附男主而存在的,但是儘管如此,她身上還是有氣運在的。」

「而女主和男主是天定的伴侶,無論他們之間發生什麼,最後都會在一起。而原主,就是阻礙男女主在一起的絆腳石,所以是惡毒女配,是要踢開的。」

「要是尊上有去過現代世界,有一句台詞特別出名,那就是她逃,他追,他們都插翅難飛;他回,她懟,他暴跳如雷;她淚,他悔,他生死相隨……」

向宴清的臉色閃過一絲凝重,這是什麼事,這天地發生這麼大的變革,她怎麼不知道?

向宴清她只注意到天命之子這四個字就沒注意往下聽了,不然以她的性格還不知道怎麼吐槽這種事情。

天命之子,她怎麼不知道有這玩意?

「你說他們是男女主?」突然向宴清戲謔地看着正在系統空間的系統,看來這個系統被它背後的人忽悠瘸了,這世界哪來的男女主,人人都是自己的主角,頂多是有人生來就是別人一輩子難以到達的巔峰,但是世界絕對不會圍着一兩個人轉。

「是啊,命運之子就是天道之子,就是天道眷顧的。」

「呵呵。」聽到這裡向宴清明顯就知道這絕對是它幕後的人為了更好的收集天道功德而會給假消息的事情。

天道至公,從她這個境界來看,天道本來就不是一個生命,天道就是世間秩序與規則等抽象概念的集合體。它豈會有意識,既然沒有意識,那哪來的兒子?

至於男女主,那更顯得荒謬無比了,按照系統所說的,整個世界就是為了男女主而存在的。但除非你本就是這個世界的締造者,不然整個世界怎可能就為了一人而存在,難道天地缺了一個人就不能運行下去了?

「你說我如果要是現在就解決她會怎樣?」

「尊上,不能的啊,她是女主,不能夠殺的,不然世界會崩潰的,而且你也得不到功德。」系統在系統空間大叫了起來,它就知道這種大佬難伺候,崩人設崩劇情就不用它說了,現在居然還要殺了女主,這是正常人能做的事。

「崩不崩潰,試試不就知道了。」

「尊上別啊,算我求你了,你現在殺了她不解氣,等到三年後再殺也不遲。」它是新出的系統,聽聞系統界的老前輩講如果不小心綁定大佬了非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