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 - 第4章 被駙馬欺凌的公主(4)(2)

>

她現在不着急去皇宮了,就讓陳知遠高興一場,如果他知道他的所有行動都是無用之功的會怎樣。

她要告訴他一個道理,在絕對的實力面前,任何手段都是跳樑小丑。

現在嘛,她感覺她好久沒動手了。就拿這四個大宮女開刀吧。

「公主府的護衛統領是誰?」

「是李易。」

雖然不知道公主這是什麼意思,但是夏雨還是做了回答。

「將他找來。」李易,這人是專門來護衛公主安全的,雖然一直被駙馬招攬,但還是保持中立,既不疏離,也不親近。

雖婉拒了駙馬的招攬,但卻在一些情況下也給了駙馬方便。而陳知遠也不為難他,認為他早晚會歸順自己的。

之後等陳知遠篡位之後李易才正式投靠了陳知遠。

向宴清明白,這種人就是想要明哲保身的那種,爭取兩邊都不得罪,不管誰最後贏了,他都不會受到清算。

但是她今天就是要他表態,看他是站駙馬還是站皇權。

「卑職見過公主,公主殿下千歲。」李易後面跟着幾個士兵,走到向宴清面前,單膝下跪。

「李統領,你是否聽命於我?」

李易還在低着頭,就聽到向宴清這句平靜的話。

「卑職自然是為公主效命的,不知公主有何吩咐?」為公主效命不代表不為其他人效命。

「將春花,夏雨,秋霜,冬雪,」向宴清彷彿是在說一件無關緊要的事,「杖斃。」

「至於在我身邊服侍的其他侍女僕從,也通通處死。」能被駙馬收買的下人,不要也罷,至於其中有沒有被迫的,她是不在乎的。

不管是什麼原因,她都討厭有人對她陽奉陰違。

她這不是為原主報仇,而是為自己心情舒暢,將有異心的下人擱置在自己面前,這是為難自己吧。

除此之外,還給了李易一次機會,他知道她身邊的人都是被駙馬收買了。他該聽她的命令將人處死呢,還是聽駙馬的命令呢?

向宴清看着李易的臉色從最初的從容變得有點糾結,因此也不着急,不知道從哪裡找出來一隻椅子坐上。

而那些被點到的侍女僕從紛紛不可置信。

「公主饒命啊……」在死亡面前,人們總是要抓住一絲希望的,不管是求饒還是什麼的,能讓自己活下去就行。

「不知公主可是因為奴婢們不讓公主出門而殺人泄憤的?」春風臉色也有點緊張,語氣也充滿忐忑,但是還是裝作鎮定的樣子。

「公主,您說笑了,若是這些下人冒犯了您不如打一頓出氣罷了,不至於鬧出人命。」李易嚇了一跳,這是什麼事啊,一來就殺人,公主平常那麼溫和,怎麼突然就這麼無情了。

他只以為公主可能是在跟他開玩笑,根本就沒往換了一個靈魂的方向想。

「我像是在說笑嗎?」

向宴清說得格外認真,確實不是在開玩笑的樣子。

李易心頭一跳,聽還是不聽,聽的話,駙馬事後便會找他算賬,駙馬現在權傾朝野,對付他一個公主府護衛統領還是輕而易舉的。

但是公主,誰不知道皇帝最寵愛的就是這個公主了,如果不聽的話,公主記恨自己,跟皇帝告狀,皇帝也能隨便處置了他。

「李統領,你不會在考慮駙馬的態度吧?但你可別忘了駙馬地位再高,終究是臣,父皇豈會讓一個臣子欺負了自己女兒去。」向宴清絲毫不介意借用皇帝的威勢來讓李易屈服:「俗話說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父母妻子的命運都繫於你一人身上,你可要考慮清楚了。」

這就是妥妥的威脅了,反正你要是不聽我的命令,我就去告訴皇帝去,看皇帝會怎麼對你。到時候她再添油加醋一點,可能落得滿門抄斬的結果都有可能。

由於李易只是護衛統領,對公主只是見過寥寥幾次面,自然不會發現她的芯子已經換了一個人了。

「沒聽到公主的話嗎,趕緊按公主說的做。」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