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 - 第4章 被駙馬欺凌的公主(4)

「公主,你我第一次相識,是在皇后娘娘的千秋宴上……不知不覺中,時間也已過了這麼久了……」陳知遠開始講述他們之間的點點滴滴,沒有打動向宴清,反而自己沉迷於那麼美好的記憶里了。

「所以,你要納妾?」

陳知遠說了一大堆廢話,向宴清還是那個態度,是不是要納妾,你自己說吧。

現在輪到陳知遠心裏懵逼了,這公主跟他想的不一樣,難道是受了刺激?這也不應該啊。

「駙馬,你是不想回答這個問題了?」

陳知遠抬起頭,對上向宴清那張似笑非笑的臉,心中一瞬間想了太多可能,臉色突然有點扭曲。

「公主殿下,你不要怪三郎,一切都是我的錯。都怪我,要不是我愛上了三郎,事情就不會變成現在這樣。」

一道柔柔弱弱的聲音在這個緊張的關頭從外面由遠及近傳了進來,但見一女子穿着鵝黃色的衣裳,其上綉着蝴蝶,頭上還帶了一支蝴蝶形狀的金釵,娉娉婷婷走了進來,「如果公主需要泄憤的話,就拿明月來泄憤吧,只要能夠讓公主消氣,明月做什麼都可以。」

「但明月是真心愛三郎的,愛情這種事情,說來就來,明月也控制不住自己,只要公主不遷怒三郎,明月任憑公主處置。」

「看來這個問題駙馬是不用回答了。」向宴清將茶杯中的茶一飲而盡,站了起來,大步離開了這裡。

向宴清離開之後,只聽見一聲清脆的響聲,陳知遠但見那隻茶杯穩穩噹噹地落在茶壺旁邊。

「拖住公主,不要讓她出府。」

陳知遠感到大事不好,現在還不是圖窮匕見的時候。

他現在得加快腳步並且早做其他打算,得先把公主的問題解決了。

陳知遠眼神閃過一絲凌厲,不管你是何方牛鬼蛇神,跟我斗,你還不夠格。

「三郎,你心情不好?公主她……」趙明月看見陳知遠的臉色不是很好便主動安慰。

並且在心裏將向宴清罵了一百遍,三郎說得對,那個公主一看就是囂張跋扈的,娶了她真是三郎的不幸。就公主那個態度怎麼配得上他的男神,看來三郎在公主府是受了不少的委屈。

「我沒事,月兒,這件事我得先去處理,你安心就好。」陳知遠皮笑肉不笑地說道,講完這句話就匆匆忙忙地離開了。

「三郎,我相信你。」趙明月衝著他大喊道,還好現場只留下一些陳知遠的下人,他們對趙明月這種大喊大叫的行為已經習慣了。

…………

向宴清大步流星地往公主府門口趕過去,但還沒到門口就見到春風急急忙忙地趕了過來,後面還跟着一堆人,看來是陳知遠讓她拖住自己的。

「公主你要去哪裡?怎麼也不和奴婢說一下,讓奴婢好做準備。」春風沒看向宴清的臉色,反而繼續說道:「現在這天色也太晚了,公主有什麼事不如明天再去。」

也不知道今天的公主是受了什麼刺激,也不知道哪裡不對,但總感覺這個公主好像換了一個人似的。

「讓開。」向宴清語氣不重,態度還是溫和的,但卻用最溫和的語氣說出最冷漠的話。

她一向不會生氣,但是若真讓她生氣,她也不會惱怒,只會默默的將那人的神魂拘住,將天界的千萬種刑法通通用上,最後折磨的差不多了,再送那人徹底煙消雲散。

對於凡人,她不屑用拷問神魂的手段,最喜歡的就是就地取材,聽聞凡間的刑法也是多種多樣的。

她現在先將這些人的所作所為記下,等到最後算總賬的時候再一筆一筆清算。

而本來能夠痛快的死去的春風絲毫沒想到就是因為這次的阻攔讓她最後痛苦的離開人世。

「公主,駙馬有令,請恕奴婢放肆一回,奴婢不能放公主出去。」

說這句話的是夏雨,與春風同為大宮女之一。公主的大宮女一共有四位,分別名為春風,夏雨,秋霜,冬雪。

找死?

她還打算讓這些人多活一陣時間,看來是沒必要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