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 - 第3章 被駙馬欺凌的公主(3)(2)

漁翁得利」,「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等,對他來說有借鑒意義。

「這事也都怪我,公主是金枝玉葉,自然是受不得任何委屈的。我儘管是駙馬,也只能是以公主的意思為準。」

「這事不是你的錯,錯就錯在我們不該相愛,我不該愛上你。」

陳知遠充分展現了什麼是痴情男子,趙明月被陳知遠這麼一說,立馬眼淚汪汪的。

「三郎,我們沒錯,就算她是公主,也不能強行將相愛的兩人分開。憑什麼公主就能高高在上,人人平等,她公主又比誰高貴?」

趙明月的一番言論陳知遠已經見怪不怪了,但還是堵住她的嘴,裝作驚嚇的樣子說道:「慎言,公主是能隨便非議的嗎?」

「怎麼不能了,明明你喜歡的是我,她公主卻還能搶別人愛人,怎麼就不允許我說了。」

「月兒,你說的對,但是這些話往後就不要在人前隨便亂說,要是被公主知道了,我怕公主她會針對你。」

「我才不不怕那啥公主呢!」趙明月眼裡根本沒有敬畏之心。

「月兒,你就當為了我們以後,委屈點好嗎?等時機成熟,我就會娶你為妻,和你一生一世一雙人。」陳知遠十分溫和地對着趙明月說。

「那公主怎麼辦?」趙明月早就想把公主踩在腳下了,她可是二十一世紀的穿越者,就這些迂腐的古人,哪能斗得過她。

沒想到她居然也會穿越,而且還穿越到開國皇帝陳知遠的這個時代來。更沒想到陳知遠居然這麼帥,說話還這麼溫和,對她體貼又專情,真是她心目中的白馬王子。

至於那個啥公主,她根本就不放在眼裡,歷史書上可沒有她的痕迹。她要和她心目中的男神來一場穿越時空的愛戀。到時候羨慕死現代那些女人,看吧,優質男神是我的,還和我一生一世一雙人。

「我和公主是皇帝賜婚的。」陳知遠含情脈脈地看着趙明月,趙明月被他一看嬌羞地臉紅了,「月兒,我此生有你一人足矣。」

「三郎,我明白。我知道你的難處。」趙明月嬌羞地回道,心裏卻怨恨起公主了,不就是一個公主,陳知遠根本就不愛她,她居然還讓皇帝賜婚,真是可惡。不過三郎根本就不愛你,就算你是公主也是婚姻中的失敗者,想到這裡趙明月心裏就洋洋得意。

「接下來公主要是拆散我們該怎麼辦?畢竟都被公主看到了。」趙明月有點擔憂地看向陳知遠。

「我會納你為妾,不過你放心,在我心中你就是我唯一的妻子。」

「三郎你真好,只要能和心愛的人在一起,名分什麼的都是虛的。」趙明月一副幸福的樣子,就像是吃了蜜一樣。

…………

「尊上,你猜男主在幹啥?尊上都讓他滾過來了,他居然還和他的小情人在恩恩愛愛,這不就是沒把尊上放在眼裡嗎?」

系統正在查看陳知遠動向,看見他乾的事情就破口大罵。而向宴清卻正襟危坐在茶案上,不慌不忙地品茶,姿態優雅,端莊大方。

「哦。」系統說破了天就得到向宴清的一個字。

「尊上,等下你就拆散他們這對渣男賤女,先得到陳知遠的心,之後再狠狠地拋棄他,讓他後悔,讓他愛而不得。」系統彷彿已經忘了任務,開始給向宴清出主意。

「聒噪。」

向宴清在系統說完這句話就給它一個凌厲的目光,嚇得系統不敢再說一個字了。

系統心裏委屈不已:它有錯嗎,它只是一片好心。

「公主,這次的事……」不一會兒,陳知遠就走了進來,正在解釋今天的行為之時。

「駙馬,你要納妾?」向宴清眼神無波,只是用着最平常的語氣說著最平常的話。

但就是這句稀疏平常的話卻讓陳知遠眼神一跳。

「公主,這件事是……」

「你要納妾?」向宴清看陳知遠想要說什麼,於是便好心的給了他一個提示,「你只需回答是或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