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快穿之神君她又在崩壞劇情] - 第3章 被駙馬欺凌的公主(3)

現在這個階段,陳知遠已經在暗中培養大量軍隊,只要再奪取軍權,就能夠裡應外合,竊取王朝江山,而現在距離造反只剩下短短三年的時間。

陳知遠能夠篡位不僅僅只是他有野心和能力的問題,最大的根源就在朝堂上。

君王不理朝政,百官不幹實事,說實話,這種朝廷,能撐到現在也是挺厲害的。

就算沒有陳知遠,這個王朝也撐不了多久,這是必然的事實。

她要獲得天道功德,顧名思義,就是要對天地有功,對世界的發展起到推進作用,系統的任務成為賢后是獲取功德的一個辦法。

但,還有更簡單粗暴的辦法,也可以說是最難的辦法。

就是直接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之將傾。

如果她能夠讓萬民歸心,能夠打造一個海晏河清的太平盛世,那麼何愁沒有天道功德?

而這種獲取天道功德的方式看樣子系統是不知的,它只知道幫助男女主來獲得功德,卻不知道為何只要跟着男女主走就能有功德。

「尊上,您接下來要怎麼做任務?」系統聽到向宴清居然要做任務開心地壞了。

「不急,不急。」按照劇情來看,接下來北戎就會入侵大周,朝堂上無人可用,而陳知遠就趁勢請求出戰,將軍權收在手中。

可以說就是這一次讓陳知遠的羽翼豐滿,她接下來要阻止的就是這件事的發生。

向宴清找了一面鏡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着裝,一身淡青色的漢服長裙,長裙上印有金色的鳳凰,寬袍大袖,頭上斜插着一支金色的鳳凰于飛的步搖,其上鑲嵌着藍寶石。

清麗但不素凈,華貴而不顯累贅,看來原主的品味還是有的。

向宴清穿着這身衣服,但這氣質卻與原主大相徑庭,多了一絲淡然少了一縷愁苦,多了一份威勢少了一點溫柔。

「來人,將駙馬叫過來。」陳知遠太會算計人心了,這次被原主發現他和其他女的拉拉扯扯也是在他意料之外。

在劇情中原主因為這件事傷心不已,之後被春風所勸,然後主動為駙馬納妾,駙馬大為感動,直接讚歎公主真是大氣,真是一位賢妻。

公主因為駙馬的態度還開心不已,之後就對那個妾格外寬容。向宴清對此只能表示這個駙馬是一個玩弄人心的好手,不過碰上她就不能讓他如意了。

現在整個公主府到處都安插了駙馬的眼線,向宴清的一舉一動自然會傳到駙馬那裡,因此向宴清不怕駙**不來。

按照駙馬的計劃,是公主主動為他納妾,他坐享其成,不用自己去開那個口,就算這件事被揭露出去也是公主主動的,他到時候先服軟再讚歎一聲公主賢惠就能將事情揭過。

…………

「駙馬,公主請你過去,公主好像不傷心了,反而有點冷靜。」

「行了,你下去吧,告訴公主,等下我就過去。」

陳知遠坐在公主府的一個別院中,院中栽種着各種名貴的花卉,植株與假山相互映襯,低調而不失奢華。

不過卻有一位女子站在陳知遠的背後,為他端茶倒水,但周圍的侍從一副見怪不怪的模樣,彷彿忘記了這是公主府,而陳知遠是公主的駙馬。

「都怪我不好,如果不是我非要任性,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怎麼會被公主發現,要是因為我破壞三郎和公主之間的感情那就不好了。」

陳知遠在家排行老三,故稱三郎。

那個女子繼續說道:「我去跟公主道歉,就說是公主誤會了,我們只是兄妹之情,其中不摻雜着其他的感情。」

「月兒,這不是你的錯,你不必將錯都攬在身上。」陳知遠安慰趙明月,他發現趙明月有他不知道的秘密,就比如她說的「人人平等」「女子能頂半邊天」等,雖然他覺得荒謬至極,但這思想決然不是一個閨閣女子能有的。

從她日常的行事來看,好像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行事太過荒誕無稽,而且無意透露出的觀點卻很有用。

比如「鷸蚌相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