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修羅場:被瘋批們病態寵愛》[快穿修羅場:被瘋批們病態寵愛] - 第10章 我怕,我不要在這,我們出去

邪終於停了下來,並且低着頭,凝視着她,認真道:「我會保護你。」

寧佑佑吸了吸鼻子,心不甘情不願地點了點頭。

兩人直接上了天台。

這個頭顱並不是一開始就在這,女生們先是將它藏進了女寢,之後又將它藏進了天台,中間還路過圖書館,但最後依舊是被安置在了天台。

原著中秦露露雖然沒有找到頭顱,但又有另外一個同學翻到了信,成了找到頭顱的人,然後死了。

踏上天台,寧佑佑便推開了雜物室的門。

雜物室很大,大約佔據了一半的天台,有四個女寢拼湊起來那麼大。

寧佑佑推開門,吱啊一聲,陰暗的堆砌着亂七八糟東西的空間落入寧佑佑的視野。

她完全不敢進去。

直接朝里喊了聲:「姜尚宇,姜尚宇你在嗎?」

很奇怪,明明入眼堆滿了東西,但聲音傳進去傳出來卻能聽見回聲。

只有在空曠的空間里,才會有回聲的。

對於這個描寫,原著中並沒有。

「姜尚宇……」

沒有得到回應,安靜得很。

寧佑佑看了眼邪,伸手將人抓緊了。

兩人往裡走,一間比一間陰暗,幾乎到了看不清視野的程度。

東西太多了,亂七八糟的桌子,椅子,鏡子,書架,布,玩偶,女生寢室里該有的這裡基本上都有,而且大多上面都蓋着一層布。

由於看不清,高高的位於角落裡的東西,你總覺得像是個人在看着你。

而越像人,你越不敢看,你就越是得看,因為萬一就是姜尚宇站在那了。

兩人一間間走進去,都沒見到人,一直到最後一間。

便是放着頭顱的那間。

寧佑佑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她先是又喊了一聲:「姜尚宇?」

沒有聲音。

她終於鼓起勇氣邁了進去。

一面巨大落地的鏡子,蓋着白布,周圍歪歪斜斜的桌子椅子,只要把鏡子挪開,頭顱就在後面。

姜尚宇不在。

像是沒人挪開過鏡子的樣子,但是會不會,姜尚宇把頭拿走了,又把鏡子歸位了?

姜尚宇是會幹出這種事的嗎?

她不知道。

她得確認一下。

她看了眼鏡子,又看了眼邪,又看了眼鏡子,又看了眼邪。

最後抓着邪的手:「你能幫我,看看鏡子後面有沒有個頭嗎?」

嗚嗚,她實在不敢。

邪的視力即便在黑暗中也毫無妨礙。

他能看見女孩要哭未哭的可憐表情,那雙抓着他的手柔軟得很。

他咽了咽口水,點了頭,抬腳朝鏡子走去,手指輕輕一動,鏡子桌子全部倒地。

<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