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成為情劫的她每天都想罷工》[快穿:成為情劫的她每天都想罷工] - 第8章 偽太監表示這太難了8

深夜。

今天江涼一直在處理政務,邊疆的急報越來越多,戰況似乎已經接近尾聲,不過目前來看,局面對他們有利,

江涼揉了揉疲倦的眉心,突然想到某個牙尖嘴利的公公,就隨口問道,「他應該已經回慈寧宮了吧?」

李總管一直陪在陛下身邊,哪能知道這些,不過過去這麼久,十有八九已經回去了。

「陛下說笑了,都過去三四個時辰了,想必小公公早就回去了。」

江涼嗯了一聲就沒有了下文,但這樣還是讓李金寶震驚,陛下可從未關心過旁人,更何況是一個奴才,只能說她好福氣。

而早該回慈寧宮的姜瓊羽,此刻卻在偏殿內鬼鬼祟祟,東張西望。

…………

時間回到三四個時辰前。

「小公公那麼害羞作甚,真的不需要姐姐們幫忙嗎?」

兩三個衣冠靚麗的宮女在屏風後頻頻探着腦袋,掩嘴偷笑。

姜瓊羽的臉紅透了,「不…不用,姐姐們放過我吧,別偷看了。」

玩笑也不能開過火,更何況是個羞怯的孩子,「好吧好吧,那小公公快點哦。」

見她們總算老老實實呆在屏風後,姜瓊羽呼出一口氣,麻溜的脫掉了外袍和裡衣。

裹布是不敢解下的,她索性直接一頭扎進了熱氣瀰漫的水桶里,半張臉掩在水下,烏黑的眼眸注視着她們把她褪去的臟衣服拿走。

「乾淨的衣服我們給你放這了。」水桶四周霧氣瀰漫,宮女們也只能看見那小公公烏黑亮麗的長髮和炯炯有神的眼眸,沒有發現她雙手捂住的秘密,「但可能會有些大,不過不礙事就是了,公公慢慢沐浴,我們就先走啦。」

她們自然知道在這邊會讓她不自在,所以幹完自己的工作就離開了,雖然還會有那麼一個回頭偷看幾眼。

又過去了幾分鐘,確保她們不會去而復返之後,姜瓊羽總算放鬆了自我,雖然這湯沐浴並沒有什麼玫瑰花,但皂角肯定是有的,所以還是洗的香噴噴。

姜瓊羽懶散的躺在水桶里放鬆,直到溫度漸漸冷卻,她才依依不捨的出來。

她披上乾淨的衣服,濕漉漉的裹布肯定是不能用了,可是這裡也不能隨便丟,真難。

姜瓊羽拉了下寬鬆的領口,一時之間這樣還有點不習慣,「系統,我這樣披頭散髮又沒裹胸的出去,是不是一看就是個女的?」

看慣了太監服裝的宿主,一下子變成這樣系統也愣了半秒,隨後它堅定地回答道,「只要不瞎,應該就看得出來。」

「那我不被人發現,溜出御書房的概率有多大?」

「大下午的別說夢話,蒼蠅都別想飛出去,好吧?」

姜瓊羽痛苦的捂住了腦袋,早知如此,還是一馬平川的好!

「不過我記得這個偏殿旁邊有個狗洞,但現在還有人巡邏,晚上就沒人了。」

「黑燈瞎火溜出去,是這意思嗎?」

姜瓊羽眉頭一皺,她總覺得自己不該像賊一樣偷偷摸摸,但是系統說的好像有那麼幾分道理,一時之間找不到反駁的理由,她竟然信了它的鬼話。

「嗯呢,宿主也不用擔心時間太長會無聊,和我一起看連續劇吧,很好看的!」

這系統現在活脫脫就像個分享欲極強的患者,姜瓊羽有理由懷疑它是想讓自己陪它看連續劇才出了這個主意,畢竟回了慈寧宮就要做差了,哪能像現在這麼安寧。

但這樣也沒壞處,給自己放個假什麼的,簡直太快樂了,姜瓊羽索性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好啊!」

於是……就出現了這一奇觀。

《深更半夜宮女在御書房欲行不軌之事》

《這到底是人性的扭曲,還是道德的淪喪》

「有人嗎?」

「沒人,宿主大膽的往前走!」

「這前面怎麼是棵樹啊,沒路了,怎麼回事?」

「沒錯,就在樹後面,本系統什麼時候出錯過。」

姜瓊羽手撐着樹默默的翻了個白眼,她在草叢之後果然發現了一個能讓她鑽過去的狗洞。

她呼出一口氣後,並沒有着急離開,反而開始蹲下刨坑。

「你在幹啥呀,宿主?」

系統表示很好奇。

「這裹布髒了,我早上都沒發現,滲進了湯汁洗都洗不掉,也不能隨手扔,給它埋了吧。」

這裡夠隱蔽,狗洞還沒被發現就是個理由,姜瓊羽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定下了這塊裹布的結局。

也許是看了一下午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