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局:解鎖時間循環機》[開局:解鎖時間循環機] - 第4章 初次嘗試時間循環

重刑牢房外。

兩名手握穿甲步槍的巡衛正滿臉嚴肅的巡邏着。

其他巡衛當做散步的活,到了他們這邊必須一絲不苟,因為他們知道,周圍的牢房內關押的都是覺醒者之中的窮凶極惡之輩,指不定有什麼特殊的手段……

武傭雙手吊著通風口處的欄杆靜靜的觀察着監獄外空地處巡衛的背影,而這個動作,他已經持續將近一個小時……

「就是現在。」

重刑牢房外,五隊巡衛此時所處之地,恰巧與武傭所在窗口呈視野死角。

嘎吱——

雙臂緩緩用力,號稱地表最硬的鎢鋼欄杆就此扭曲斷裂。

月色之下,武傭如同一隻狸貓一般,身體靈活的鑽了出去,落地之時同樣未發出半點聲響。

隨即一個翻滾便到了監獄的警戒網處。過程之順利,讓他的內心不禁蒙上了一層陰霾。

有點草率了吧?這尼瑪要是循環不了,那我豈不是就栽了?

鐵網之外,就是自由。

儘管後果會很嚴重,但他真的不想等了。

武傭深呼一口氣,正欲以蠻力破開最後一道防線時,掛在胸口處的武字胸牌散發出了陣陣寒氣。

胸口怎麼冷冰冰的?冰冷刺激之下,武傭頓眼中頓時恢復清明。

「不對勁,就這麼容易讓我出去了嗎?」。

若其他囚犯要是聽到他這話,想必會十分鬱悶。

對佩戴了特製手銬的囚犯來說,光是那三米高的窗口就是他們難以觸及之地,更別說打開那鎢鋼質地的柵欄了。

但武傭卻詭異的不受到任何的影響。

隨後武傭嘗試着換了幾個地方,每個地方都做出伸手破柵欄的姿態,而胸牌無一例外都傳來陣陣寒氣,只不過寒冷的程度有所不同。

難道這是在向我預警?

最終直到胸牌不再發出微涼的觸感時,武傭才在落地點十米外的鐵網處破開了一個洞。

隨後,一閃身,消失在了濃濃夜色之中。

與此同時,在武傭踏出監獄的那一剎那,一位遠在臨海市的酒店套房中,一位老者緩緩的睜開了眼睛。

「魚兒上鉤了嗎?」

皎潔的月光播撒在惡魔島的植被之上,泛起一陣陣目眩神迷的異彩。

戒網之外,灌木叢中的武傭顯然沒有心情欣賞凌晨兩點多的景色。他一邊緩緩的向外挪動着身子,時不時扭頭盯向身後的監獄。

半晌後。

武傭順利的從灌木叢中爬出,回頭深深的看了一眼在月色照耀下如同巨獸般的鋼鐵監獄,隨即消失在柏油路之上。

……

惡魔島港口外。

路燈之下,一位黑衣青年雙手抱胸靜靜的背靠在燈柱上,低頭沉思。

……

「鐵蛋說監獄以西,就是港口!而惡魔島監獄的正門處就是西方……,那前方應該就是港口了!而港口外再游數十海里就能抵達華夏了!」

前方隱隱約約傳來輪船的汽笛聲,武傭思考片刻後,隨即放緩了奔跑的腳步。

因為他不確定,港口處是否同樣有着巡衛值守。

……

十字路口處。

隨着武傭一的靠近。黑袍青年嘴角的弧度愈發上揚。

「看來,老祖也有老眼昏花的時候啊,鼠輩終究是鼠輩。」

「那麼……就讓我來送你回去!!!」

話音落下,黑袍青年的周圍頓時憑空浮現出了三柄黑鐵色澤的短劍。

「你若乖乖束手就擒還來得及,否則,違抗的後果只有死。」言罷,青年不給武傭回應的機會,三柄黑鐵短劍以品字形爆射向武傭。其間傳來的空爆聲在這寂靜的黑夜顯得格外的刺耳。

武傭愣住了,似乎每時每刻都有人在找自己的麻煩?本來只想安安靜靜越個獄,可迎面碰到的第一個人就彷彿瘋了一般向他發起攻擊。

看那聲勢浩大的樣子,一般的囚犯可能就此飲恨也說不定。

頓時,一股無名怒火緩緩的湧上了武傭的心頭!老虎不發威你真當我是病貓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