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局長情史》[局長情史] - 第2章 麻爺其人

園林局機關大樓今天剛竣工不久,莊嚴肅目,氣勢磅溥。

每個科室的工作人員,就是無所事事,上網聊天,臉上也是公事公辦的尊容,絕無玩忽職守吊兒啷噹般地輕浮。

只有劉局長除外,近日他一反常態,常掩着門,他經常在辦公室內捂嘴悶笑,他有一個新的發現,對他本人驚喜的程度來說,不亞於哥倫布發現了美州新大陸,遺憾啊,這麼偉大的發現,不能與朋友分享,一般人呢,達不到那種境界,達到那種境界了呢,未必能有他這種悟性和品位。曲高和寡,都是俗人啊,鑒賞目光都世俗化,沒有藝術性和滄桑感,可惜啊!大家都活得功利性太強了,忽視了生活中美好的本質。

劉局長的發現是什麼呢?令他如此興奮和激動!

那是一個很平常的周末。

劉局長在宴席喝多了些,他揮手讓司機先回,他從來不讓下屬參予領導的私生活,下電梯來到酒店的桑拿中心醒酒。

要了貴賓房,按他套路先囑小姐按摩。

劉局暈乎乎地睡著了。

待劉局醒來,感覺經脈通暢,四肢舒泰,按摩女那雙粗茁有力的手掌游移在他的腰部,特別是那力度很強的捶背,讓他喘着粗氣直呼過癮。

劉局翻過身,習慣要鑒賞一下小姐,是窈窕椒女、還是小家碧玉、抑或是骨感現代版。在這方面劉局有超乎常人的鑒賞力,包括小姐的站姿,李局都做過研究,雙腿屏攏,太拘束,雛兒,沒勁;兩腿叉開,太老辣,**湖,還鬧不楚誰調戲誰,略微內外八字的,最受用了,有經驗,不老道,花開,果還未成型,聞一下,清香撲面,風騷和青澀並蓄,最有滋味了。

不要輕看洗把澡,還是大有學問,俗人、猴急的粗人,開了VIP貴賓房,急不可等地與小姐共浴,口水漣漣,斯文掃地,活脫頑猴戲水。錯矣!一則沒修養,二則酒後男人往往力不從心,就算敷衍了自己,也給小姐留下了取笑的話柄,幾個小姐下班後一聚,今天碰上個十三點了,色么色得不得了,動真格的了,早泄,那不是陽萎嘛,陽萎和太監有啥區別?那是化錢討咒。

所以男人一定要自重。除了這個原因外,劉局感到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也是關係到性命和名譽的問題,酒後一般不宜馬上洗澡,容易心肌梗塞,倘如被小姐調起性趣,那是起推波助瀾的作用,那是把你往黃泉路上送,雖說英年早逝,那悲慟的程度和喪禮的規格能驚天動地,但是,終究是一個人孤零零地在凄風苦雨的黃泉路上行走。這種面子還是不要為好。再說也沒有有關部門出來授勛頒獎的,何必做這種無名英雄呢。

劉局的程序是,先敲一下背,養養精神,調理一下情緒,然後洗把浴,再叫小姐推拿一番,小憩後,再進行下一個節目。這樣方才能盡興、儘力、玩出情趣來。那才叫難忘今宵。

劉局長眯起了行家的眼睛,就如鑒賞古玩一樣,研究起眼前的小姐了,抬眼一看今天的小姐,差一得從床上跌下來。簡直是天下第一奇觀,張飛版的美女,是個粗黑的「世無霸」,三圍碩壯得怵人。就像一尊野駱駝站了了他面,劉局長在她面前好比螞蟻撼樹。

「先生,抱歉,今晚我們客戶特別多,小姐忙不過來,我是先來頂一下,馬上給你叫人。那女人瞅着他發怒的眼神也惶恐起來,結巴着陪着不是。

劉局長揮了揮手,肺都氣炸了,那老闆那來的狗膽,叫她來伺候他,這不是對他侮辱嗎?他是何許人,局長,一個市能有多少局長,局長離市長只有一步之遙,市長離省長相隔也不算太遙遠,開這種場子的小商人,只有巴結好劉局這樣的**爺,方能日進斗金,否則狗屁都不是,他這場子還想不想開了。

在那女子跨出門的那一刻,劉局長望着她的背影,腦海中如同漆黑的長空,飛濺起刺眼的閃電,他呆了,她那肥碩的臀部,假如在做撐高跳運動時,可以當作墊子,足矣承載他這樣的二個局長,確保安然無恙。

「回來!」劉局長靈感如電灼般跳躍起來了。

劉局從美學角度,發現了一個新視角,那是突破,是創新,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唯獨劉局獨具慧眼。

劉局長何許人,見過如雲的美女,久而久之,他視覺上產生疲倦的感覺,美女嘛就是幾根白骨支撐的空殼,沒什麼內容,在他看來是薄胎瓷的碗,中看不中用,一張皮包着瘦骨,活脫一個個白骨精再生。眼前的「世無霸」猶如一隻農家的粗碗,實在敦厚,竹海松濤,良田萬頃,有種返樸歸真的美學哲理。劉局為他獨辟溪徑的見地自我賞欣起來,他不由地亢奮起來。

「小姐,你長得太有個性了!

「先生,請不要稱小姐,我是這兒收拾垃圾的清潔工。

「小姐,你沒有發現你潛在的價值,倘如你早生幾千年的話,你就是母系社會的酋長,那級別就如我們的市長,不起碼是省長,我等男人只能仰視你。你一揮手,讓我們上刀山,下火海,那是考驗我們男人的忠誠,我們定會視死如巋。倘如得到您的恩寵,那是無上的榮耀。

劉局激動得不能自抑。

那女人聽不懂他的話,也搞不清他的意思,像她這麼肥胖體型的人,自卑感比效強,這自卑感,是個很奇妙的東西,往往伴着強烈的自尊,就那這位女士來說吧,不是她沒有自尊心,也不是沒有女人通常擁有自戀傾向,她向來感到女人肉多就是優勢,聽說那現在偏遠的地方,出嫁的彩禮是按體重收的,一塊錢一斤,不要說回到母氏社會,就近一點來說,如在唐朝,她這等姿色,有可能入宮為妃尊寵呢,今天這個客人的明顯是在誇她,讓她心裏很受用,也掬起了向日葵般的笑容。

「謝謝先生。」

「嗯,今天你就為我服務吧。」

「那不行,」這時這女人已有了足夠的自信,但是她一定要退一進三,「要是讓老闆知道了,我要炒魷魚的,先生幫幫忙,行行好,。」

劉局長哈哈大笑起來,「你們那個老闆啊,真是有眼不識泰山,一點品味都沒有。靠着米囤餓死,你不用怕,由我頂着。」

「噯!」那女人高興起來,她一直很眼饞那幫小姐掙大錢,想不到今天碰到活佛了,碰到江西人了,江西人尋寶有名氣的啊。

在劉局的溫柔地啟發下,終於掀開了她神秘的面紗,彷彿在沙漠發現了一大片綠洲,情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