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上,您的紅娘又逃了》[君上,您的紅娘又逃了] - 第2章 初識賴上你2

想明白這一切,溫錦忍不住撇撇嘴:「閻王爺就是閻王爺,怨不得人家能當官呢,腦子就是轉的快半拍!」

——

大溪茶樓,琉璃台上唱戲的聲音再度傳入溫錦的耳膜之中,她將思緒抽回,打眼十分慵懶的往戲檯子上瞧了過去。

琉璃台上演的是《抬花轎》的曲目,這個戲班子名號「詠班」,據說是班主挖了各地厲害的角兒,五湖四海的拼湊在一塊,稍加整頓,就成了名。

溫錦瞧了幾眼,正好到了**片段,便附和着人群拍手叫了聲好,於此,也就再沒別的興緻了。

那位花大價錢請大溪茶樓所有人免費看戲的公子哥,正是前兩日在溫錦的巧妙安排下促成的美滿姻緣的主人公,她今日來,正是要享受享受這種背地裡幫了人的喜悅感,如今吃好喝飽,她也該撤了!

吃完了精緻瓷碟里最後兩粒花生,溫錦兩隻手順勢拍了拍,滿意的打了個飽嗝。

小二這時剛好過來,手裡捧着朱漆茶壺外帶一根長長的壺嘴,嘴邊打着暖洋洋的笑,作勢要給溫錦添茶。

溫錦伸手推開壺嘴,搖搖頭道:「不喝了!不喝了!今兒喝的有點兒多,光茅廁就上了七八趟了!」說著從懷裡掏出一顆碎銀子往桌上一扔,扭頭欲走。

店小二連忙收了茶壺,湊近溫錦身邊,皺着眉叫道:「哎呦!這位姑奶奶呦!您可小聲點吧,這麼多客人吶,別一口一個那個的!叫人聽了不好!咱還開門做生意呢。」

溫錦停下步子,側過一張臉,勾起一雙世間僅有的稀缺桃花眼朝那小二看去,眼神里透着不解:「哪個啊?」

店小二愣怔片刻,似乎沒反應過來,愣愣的對上溫錦的一雙桃花眼,似乎有些着迷。

溫錦挑眉,繼續問他:「你剛才說別一口一個哪個啊?」

店小二終於回了神,手裡的壺嘴險些脫落,他皺皺眉,壓低聲音,給溫錦回應道:「就是…就是…那個…茅廁!這多不雅啊?您姑娘家家的,可不能說這話。」

溫錦嗤的一聲笑了出來,看店小二一臉糾結的模樣,無奈的沖他點了點頭。實則不想跟他多作糾纏,心中卻嘆道:「這些人的繁文禮節真真麻煩,我還不信,他們哪個哪天的,還能不去幾趟茅廁嗎?吃喝拉撒乃人之常情,有什麼可忌諱呢?」

溫錦繞過拍手叫絕的茶客,在一片人聲鼎沸中下了樓。

樓下茶樓前,立着一男一女,那二人雙目無神,略顯獃滯,好似被抽了一道魄。

溫錦現今已有百年任職經歷,對於這樣的情形是頭一回撞上,但她在姻緣閣的古籍裡頭看到過一些相關的零碎記載。

好似是說長生君的事迹,世間有一位,長生之君,屬三界之外,永生永世活着,好抽人情魄,拆散姻緣是一把好手。

溫錦對這位長生君的事情不太了解,但眼睜睜的瞧着那茶樓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