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猛神少》[絕猛神少] - 第4章 與你生死與共

可不知為何,柴志龍的胳膊突然停在半空中。
任憑他怎麼掙扎,胳膊就是紋絲不動。
柴志龍茫然扭頭,目瞪口呆。
剛才葉峰明明在幾米開外,怎麼就突然出現在他身邊。
「啊,疼疼……」
柴志龍痛苦尖叫,他的胳膊就像是被鉗子掐住一般。
「我的女人你也敢打,找死!」
葉峰的聲音猶如龍吟,傳遍整個宴會大廳。
柴志龍滿頭大汗,也不知道是疼的還是被嚇的。
「疼,救命,爸,救我!」
「小畜生,你敢動我兒子一根手指頭,你就……」
「我就動了。

話落,葉峰抬起一腳,直接命中柴志龍的命-根子。
這一腳的力度之大,不但所有人清晰的聽見碎蛋之音。
而且親眼看見,柴志龍倒飛十多米,硬生生撞翻一張餐桌。
「兒子啊!」
柴俊大吼一聲,惶恐的跑向兒子柴志龍。
不用猜,柴志龍這四處沾花惹草的敗家子,從今以後註定是個太監。
柴俊抱著兒子柴志龍,聲嘶力竭的大吼道:
「都愣着幹什麼,給我弄死他!」
在場有不少打手,不是不想出手,而是實在不敢。
也不知道為什麼,面對葉峰,彷彿只要出手,就一定會有生命危險。
這是發自內心深處的恐懼。
手下不敢動手,可在場有人不管不顧。
首當其衝就是郭玉梅。
她仗着是安欣然的親媽,猜測葉峰不敢對她動粗。
所以現在這種情況,正好是她表現的機會。
郭玉梅快步上前,不由分說,胳膊掄圓了,響亮的耳光抽在葉峰臉上。
「啪」
「要麼不回來,一回來就禍害我家欣然,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媽,你這是幹什麼,媽你別這樣!」安欣然在努力拉架。
郭玉梅卻不依不饒道:
「滾,你滾呢,離我們家欣然遠點,我們不想看見你!也不想跟你有任何瓜葛!」
郭玉梅撒潑打滾,巴掌一下一下抽打在葉峰身上。
「媽,你這是幹嘛呀!」
郭玉梅像是潑婦一般繼續大鬧。
「知不知道就因為你,我家遭受了多少非議!」
「你讓欣然這7年吃了多少苦?」
郭玉梅撒潑式的咆哮,完全是無地放矢。
「當初你不聲不響的消失,我家欣然為你流過多少眼淚,說走就走,現在突然回來害我們,你到底安的什麼心?」
葉峰語氣鄭重道:
「梅姨,我這次回來再也不走了,我要娶安欣然,我要用餘生補償她這7年!」
「你也配!」
郭玉梅繼續撒潑道:
「今時不同往日,你家破產,你早已不是當年的葉家少爺,就你現在要錢沒錢,還想娶我家欣然,簡直就是癩哈蟆想吃天鵝肉。

「我呸!」
郭玉梅自己說不通,還拉着丈夫安宏發幫忙。
「你倒是說句話呀,傻愣着幹什麼呢?」
「昂。

安宏發勉為其難的說道:
「小峰啊,人貴在有自知之明,你現在真沒資格娶我家欣然!」
林峰深吸氣鄭重道:
「安伯父,梅姨,我向你們發誓,我一定會給安欣然一個美好未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