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脈帝尊》[絕脈帝尊] - 第8章 宗門大比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轉眼間就是一個月後,木城每天都使用脈元粉,現在已經達到元脈九重,只差最後的合境,便可以到達築基境,這份速度,簡直可以算是恐怖!

  「明天就是宗門大比了,兒子,不要害怕,要是遇到打不過的對手,我們就選擇放棄,也不是多丟人的事情,畢竟,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嘛。」木城的父親在吃飯的時候對着木城說道。

  「知道了,父親,但是我絕對不會輸的。」木城堅定地說道。

  「有這份心性便好。」木城的父親很是滿意。

  第二天,宗門大比。

  場間一共有着四個擂台,周圍都用元氣屏障設好,以免其中強大的武技讓觀眾受傷,正對擂台的,是宗主木擎天,大長老木雲海,和二長老木蘭風。而父親雖然是三長老,但是根本沒有人讓父親坐在上面,只能站在下面的觀眾席上。

  場下人聲鼎沸,都期望自己的兒子能夠得到一個好的成績。

  首先是抽籤環節,每一個參加宗門大比的人,都需要進行抽籤,以選定他們的對手。

  「什麼,我抽中的,竟然是木心寒?!」其中一個人滿臉的不可置信,木心寒覺醒脈門時候的天賦之高,他可是看到了,現在讓他面對木心寒,就意味着他根本不能夠晉級了。

  「太好了,我抽中是木青,他的修為比我整整低兩級,穩了。」看着手上的抽籤結果,他顯得很是高興。

  而木城,卻根本沒有用抽籤的權利,外門執事直接給了他一張紙條,並且不允許更改,而他需要面對的,就是大長老的那位白衣弟子——木火。

  木城向著那道白衣身影望去,木火像是感覺到了什麼,轉頭笑了一下,笑容中滿是殘忍,在這第一場,他就要讓木城廢掉。

  木城笑容玩味,還不知道誰會廢掉。比賽還沒有開始,卻已經是劍拔弩張!

  「下面請木心寒和木鎮上場。」主持官說道。

  「不知這木心寒現在的修為是多高?可以衝到第幾。」宗主對着旁邊的大長老說道。

  「應該是第二吧,畢竟您的女兒也參加了這次的宗門大比了。」大長老拍得一手好馬屁。

  「唉,不一定啊,小女修為也不是很高啊。」宗主顯然很受用,「你的兒子不是也參加比賽了嗎?聽說拿到了一份強力武技,也是一個不可小覷的對手啊。」

  「哪裡那裡,他太過貪玩,修為還沒有清月的一半高。」大長老「痛心疾首」。

  「比賽開始!」

  木鎮顯然被木心寒所鎮住,足足楞了又半分鐘,要知道,在戰場上的半分鐘,早就可以決定你是死是活了,這是兵家大忌。

  木心寒也並沒有乘人之危,而是靜靜站在那裡,等待着木鎮出手,木鎮在半分鐘之後,終於緩過神來,向著木心寒發起衝鋒,「是風屬性。」木城看到。

  木鎮的速度很快,但是在即將觸碰到木心寒的時候,身形卻凝固了一下,「這是冰之禁錮。」看來木心寒學習的是禁錮類的功法。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木鎮是要輸了。」大長老說道。

  「不錯,差距太過明顯了。」二長老說。

  果然,在下一秒,木鎮就被木心寒狠狠甩到了地上,直到數數完,也沒有站起來。

  「那我宣布,木心寒獲勝。」裁判官說道。

  「這木心寒,真的強大,幸好我沒有遇到他,不然還不被淘汰。」場下的一個青衣女子對着旁邊的紅衣女子說道。

  紅衣女子長相俊俏,好似葡萄的眼睛看起來很有神氣,膚若凝脂,眉若青山,嘴巴是那種櫻桃小嘴,看起來清純不失嫵媚。

  正是宗主的女兒,木清月。

  「木心寒的修為應該是靈脈八重,的確是有點難纏。」木清月說道,「不過,也並非是不能對付。」

  「唉,我又不像你那樣有那麼高的修為,一定是打不過他的。」青衣女子說道,她叫木貞,從小便和木清月相處,很是熟悉,本來她也算是長得好看,只是站在木清月的旁邊,就顯得遜色了幾分,「不過這個木心寒長得還算可以誒,要是……。」

  「你這丫頭,莫不是春心蕩漾了?」木清月調笑道。

  「你胡說……。」青衣女子臉上升起紅暈,伸出素手,輕輕打了木清月幾下。

  比賽進行的很快,有打的難分難解的,也有草草便結束戰鬥的,場上的武技絢麗多彩,元氣屏障砰砰作響。輸了的人,多半是心有不甘,臉上意氣難平。

  「下一場,木城對陣木火。」

  場上的大長老嘴角露出微笑,「好戲要開始了。」

  木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