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未央祁川免費閱讀全文》[季未央祁川免費閱讀全文] - 季未央祁川免費閱讀全文第104章  

張喻見她半天沒說話,又開口道,「看照片也都是些葯,她那半死不活的樣子,祁川可能就是職業病,對病人比較關心。
而且,越缺什麼,才會越強調什麼。」
季未央說:「得了,你也別安慰我了,祁川怎麼想周意的,我有數。」
張喻認真分析說:「也不是安慰,祁川挺看臉,我就不信他這會兒還能對周意生出什麼心思。」
季未央嘆了口氣,不喜歡也不代表不重要,不過她沒有跟她解釋,這也不是一時半會兒能說清楚的。
她來這邊也還是有工作的,當天下午就跟着領導去合作方的公司交流了一番。
季未央跟着領導一起忙到了晚上,其實昨晚雙方的交流並不是很融洽,今天才算緩和來一點,中國人講究組局團建,今天這場酒又是跑不了了。
她同樣也沒有怎麼被為難,領導給她的任務是,到時候領導喝醉了,她負責把人帶回去就成。
飯局到最後,大家都喝高興了。
對方的肖總算是唯一清醒的人,淡喝的也有些站不穩了,擰了擰眉心,對季未央說:「我太太來接我了,麻煩你找人扶我出去一下。」
於是季未央給他叫來了服務員。
畢竟是合作方的老闆,季未央也不可能放任他不管,跟着扶着他的服務員一起往外走。
酒店門口,果然有一個女人站着,高高瘦瘦的,穿着弔帶裙子,鎖骨下方有一對交頸天鵝的紋身。
季未央幾乎一眼認出,這是周意那個微博點贊了自己同學的顧客,蘇婉婧。
她就是懷疑,周意從她的微博里,知道自己在哪工作的。
肖總站定,突然偏頭,視線在季未央胸上停留了片刻,扯出個意味深長的表情。
蘇婉婧顯然也看到了男人的眼神,但她冷冷淡淡,半點情緒波動都沒有,只是吩咐服務員道:「把他弄上車就行。」
肖總開口道:「我老婆呢?」
蘇婉婧看了他一眼,波瀾不驚道:「跟你領證的是我,你敢在我面前提你外面那個一次,我就讓她半死不活一次。」
肖總懶懶的笑了笑,語氣乍聽上去無所謂,實際上冷冰冰的:「你儘管弄吧,反正我一年就換一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