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叔世界,我家師兄好奇怪》[九叔世界,我家師兄好奇怪] - 第4章 貪吃的代價

次日中午,重霄又一次來到了任家鎮的烤鴨店,還是昨日的位子,還是招牌烤鴨。只不過,他剛坐下不久,就有一股特殊的氣息,引起了他的注意。

側頭朝樓下一看,只見一個身穿打着補丁的灰色布袍,身形略微佝僂的老人,也走進了餐館當中,只不過看他一副窮酸的樣子,小二隻是把他安排在了一樓的空位上。

這人身上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屍氣,看樣子,應該是一個使用控屍術的修士。但和自己比起來,那就差太遠了。

重霄雖然統領着兩三百號殭屍,但他使用的,乃是系統發放的牧屍術。與現在江湖上常見的趕屍,煉屍等法門均不相同。

牧屍乃是放牧之意,控制屍體後,並不會被對方的屍氣侵染,而且被牧屍控制的殭屍,只需要吸收月華靈氣就可以提供能量。不僅不用吸血,提升速度更是比直接吸血還要快的多。

例如管事阿福,在重霄抓住他之前,這貨只是一個普通的白毛跳僵而已,只用普通鎮屍符,便能輕易鎮壓甚至將其擊殺。可是,在被重霄用牧屍術蘊養了兩年左右,現在已經提升到了銀甲屍的程度。

至於棺材山的屍王,重霄初遇之時,也不過是一個底子不錯的普通黑僵,真要比凶性和屍氣濃度,連電影中的任老太爺都不如。

重霄猜測,即便在《殭屍至尊》的劇情里,它也不過是銅甲屍級別,只不過沒人管它,再加上身處主場,這才表現出非凡的戰力。

不過,現在的山賊頭目,已經是實打實的金甲屍,只要稍加遮蓋,連陽光都不懼怕了。

那人似乎也感覺到了重霄的目光,抬頭掃了一眼又重新轉向別處,裝作無事的樣子。可是,他的心裏卻是很不平靜,不斷思考着各種情況,難道自己暴露了?

之前他試探林九的時候,都沒有引起對方注意啊,為什麼離着那麼遠,卻是第一時間就被注意到了?完了完了,難道我諸葛孔方今天就要在這任家鎮翻車了?

原本重霄還不太在意那人,只當是個鄉野散修。可是,自己只是瞥了他一眼,為什麼那人的氣息卻是驟然紊亂,心緒不寧的。疑惑之下,重霄又掃了那老者一眼。

算計任家二十年的諸葛孔方,在感覺到重霄如同探照燈般,再次掃射過來的目光後,心中懷疑和緊張加劇,竟然不自覺的哆嗦了一下。這小子只是看自己一眼,竟然就有淡淡的威壓,只怕實力境界完全碾壓自己。

想到這,諸葛孔方連飯都有些吃不下了,站起身來就想走。可是,重霄淡淡瞥過來的目光,又好像一個牢籠般,壓的他很是難受,竟然略微有種站不起來的感覺。

而就在這時,服侍重霄的小二領着掌柜來到了二樓。掌柜笑着迎上前,躬身一禮把重霄的注意力吸引到了他的身上。樓下的諸葛孔方只覺得渾身一輕,當即如釋重負般長長吁出一口氣。

隨後,他丟下飯錢,逃命似的溜出了飯店,頭都沒敢回一下。如果能夠把屍變的任老太爺弄到手,諸葛孔方還敢跟九叔碰一碰。可是眼前這位,只是隔着數米遠的掃自己一眼,就有如此壓迫感。

別說是碰一碰了,他現在恨不得離這貨越遠越好。除了溜溜球之外,諸葛孔方還抱着一絲僥倖「沒準他只是見我身上有修為,多看了兩眼而已。」想到這,諸葛孔方又放鬆下來,心中暗自想到,只要他不插手就好,我稍微注意點應該是沒事的。

跑路中,諸葛孔方路過了任家大宅,他恨恨的瞪了大門一眼,低聲罵了句「撲街,今晚就送你上路!」

飯店中,重霄聽完了掌柜描述的情況,點點頭說道「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們譚老爺的新宅是推了個祠堂建的吧?要幫他也不是不行,你讓他親自來跟我說。」

這種為富不仁,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傢伙,受點罪也是活該的。如果他真的願意親自來求自己,那幫幫忙也沒什麼,不來的話,就隨緣吧。

至於這種話傳到那譚百萬耳中,自己會不會遭遇報復這種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