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世至尊小醫妃》[驚世至尊小醫妃] - 第7章 想要活着!

  更深露重。

  暮芸汐昏睡了過去,醒來時,屋中一片漆黑。

  剛才在夢裡,用意念恢復了手臂,動了動胳膊和手,脫臼的骨頭已經歸位了,先前吃了葯,現在感覺好多了,畢竟AI藥箱里都是二十三世紀頂尖的葯。

  暮芸汐摸索着,朝着桌子爬去,上面還有冷掉的白米粥,背上的傷實在嚴重,現在需要補充體力。

  幾步的路,暮芸汐爬了許久才爬到,想掙扎着站起來,站不住,噗通一聲又跪了下去。

  膝蓋上的痛讓暮芸汐倒吸一口氣,伸手夠着了粥碗,她就匍匐在桌子邊,慢慢地喝起來。

  藥箱里,還有一些葡萄糖,暮芸汐打算給自己輸液維持體力。

  她不知道過了多久,但算計着時間,婁嬤嬤該來了。

  大家都以為婁陽會好起來,誰知他吃了大夫開的葯之後,一個時辰再度陷入高燒。

  衛宣忙着調查府中十餘名侍衛身上奇癢的事情,沒時間過來查看婁陽,他現在一個頭兩個大,認定是端王搞的鬼!

  自家王爺受冷落之後,端王就處心積慮的要除掉他。

  王大夫再度為婁陽診了脈,嘆息着搖頭。

  看着連喘氣都辛苦的兒子,婁嬤嬤緊緊攥着手,眼底迸出悲憤,「定是那女人害得!她在房裡不知道對我兒做了什麼!」

  婁陽聽了這話,慢慢地睜開眼,臉上燒得是一片滾燙髮紅,「娘,兒子沒事。」

  婁嬤嬤眼淚簌簌落下,粗糲的手在兒子的臉上撫過,「兒啊,你說,是不是那女人給你下藥了!」

  婁陽錯愕,稍稍弓起身子來吸氣:「王妃……為我治傷,她沒有殘害我。」

  「你是燒糊塗了么?怎麼說胡話?」婁嬤嬤怔怔的摸着他的頭。

  婁陽急的咳嗽,臉都變紅了:「咳咳……王妃……為我清理了腹傷,縫合了傷口,還安慰我,說吃了她的葯就一定能好,我就是她救回來的。」

  婁陽說完,癱在了床上,大口大口呼吸。

  婁嬤嬤急忙站起來,一邊給婁陽順氣,一邊吃驚道,「她不是要殘害你么?」

  「她沒害我……」因為高燒,婁陽雙眼顯得有些迷離,焦點渙散,張大嘴巴呼吸,卻只見出的氣,不見進的氣了。

  婁嬤嬤拉住巧兒,「巧兒,你替我看着他,我和小陽去向王妃請罪,請王妃再來看看。」

  砰一聲,紫月閣的門被推開。

  婁嬤嬤帶着孫子衝到屋裡,便看到暮芸汐趴在地上,狼狽不堪的樣子。

  地上,椅子凳子碎亂一地,自那一日之後,紫月閣便不曾有下人進去收拾過。

  暮芸汐看到婁嬤嬤來,心裏定了定神。

  「王妃,老奴不識好人心,錯怪了您。」噗通一聲,婁嬤嬤拉着孫子跪下來,「小陽,快謝謝王妃!」

  「多謝王妃!」婁小陽磕了個頭。

  見婁嬤嬤跪在了地上,暮芸汐忙道:「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