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太監的春天》[假太監的春天] - 第2章

太監該怎麼走路,夏逢春根本體會不到,也不像體會。
只不過現在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他不得不學着走在自己旁邊的老太監走路的方式。
老太監在路上一直說個不停,雖然有些聒噪,但也讓他了解了一些自己現在的處境。
小春子,也就是現在的夏逢春,是在七八歲的時候被父母給宮裡的塞了紅包才切了帶到了宮中當了宦官。
一直到現在十六七歲的年紀,還沒出過宮一次。
小春子父母家裡還挺有錢,除了他之外,家裡還有個弟弟。
只是很不幸的是,他抓鬮抓到了要去當太監,父母也沒有辦法。
也就是所謂的忍痛自宮,以圖仕進。
畢竟包吃包住、還能有機會升官發財,這可不是想當就能當得了的。
雖然做不成完整男人,但競爭還是相當的激烈。
一個蘿蔔一個坑,得等到上一個宦官退休或者死了,才能招新的進來。
「小春子,雖說你現在是柔妃身邊的人,但別忘了是王貴妃把你讓給了柔妃。
等下見了主子,萬一說了什麼惹鬧主子的話,小心你的腦袋!
!」
說話間,兩人便來到了王貴妃所住的地方外,老太監富海提醒他說道。
夏逢春回答說道:「那是當然!
不管我去了哪裡,王貴妃都是我心裏第一位的主子!」
「恩。」
富海滿意的點了點頭,輕哼了一聲後說,「算你小子還有點良心,不忘本。」
「呵呵,除了主子之外,海公公您對我的恩情,自然也不會忘記。
等有時間了,我請您喝酒。」
作為混跡職場多年的夏逢春,他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
富海這個老傢伙在宮裡混了這麼多年,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的到的。
只是從他的說話語氣和面相上看來,他並非是那種喜歡權力的太監。
若富海真有心向上爬,這個年紀的他恐怕早就是總管太監了。
有經驗!
有人脈!
又好說話!
這簡直就是妥妥的生存大禮包啊!

夏逢春說什麼也要和他搞好關係,自己能在這個不知道什麼朝代的宮裡活多久,就看他得了。
富海聽到夏逢春要請他喝酒之後,臉上也有了笑模樣,隨後笑了笑後說:「咱們都是下人,是伺候主子的命。
在這宮裏面,除了咱們和那些宮女以外,見誰不得陪着笑臉?」
「你也算是有心了,那我就等着小春子你請我的這頓酒了。」
「您就請好兒吧!」
夏逢春嘴上這麼說著,心裏卻在吐槽道:「什麼下人?

老子是上人!

等有機會逃了這裡,看看誰才是下人。」
王貴妃住所到了後,門口站着兩個宮女。
「富公公,您這時過來是有什麼吩咐嗎?」
其中一位看起來年紀差不多二十八九歲的宮女,看着兩人向前走了幾步後問道。
「郭宮人,主子讓我去把小春子叫來伺候,主子這是?」
富海衝著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