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難哄,霸總輕點寵》[嬌妻難哄,霸總輕點寵] - 第2章

第二章 你不要丟下我和孩子,好不好聞言,顧小恩臉上的笑容驀地僵住,心下一沉。
明亮的眼眸里,瞬間湧起了濕意。
淚水堆積,像是很快就會奪眶而出,卻被她緊咬着唇瓣,強憋着。
那原本溢滿幸福和期盼的眼眸,染上了濃得化不開的憂傷。
她勉強的保持着鎮定,濕漉漉的大眼可憐巴巴地望着他,聲音細弱又卑微:你不要我和孩子了嗎?」
厲墨琛擰眉,這哪裡跟哪裡。
我再說一遍,我根本不是你老公。」
他再次重審道。
狠下心對如此虛弱又脆弱的她說出這樣的話來,心頭隱隱的有些不舒服。
畢竟她現在所受的傷,還有這混亂的記憶,都是因為他的司機造成的。
他本應該負責任!
他話音剛落,她眼裡的晶瑩淚珠再也控制不住,簌簌直落。
原本就蒼白的臉頰,越發的孱弱無力。
看着他眼中那顯而易見的嫌棄和抗拒,她的心像是被什麼利器狠狠扎了進去。
她最深愛的男人,不要她了!
心一下子很痛,很痛。
無法抑止,也無法緩解的痛。
她緊咬了下唇瓣,哭着伸手輕扯住他的衣角,幾乎是乞求的語氣:我以後再也不任性,再也不吵你鬧你了。
你不要丟下我和孩子,好不好?」
厲墨琛眸光變沉,沒有吭聲。
求你了。」
她可憐兮兮地望着他,聲音越發的細弱而無助。
在找不到他的這一個月時間裏,她每天都受着煎熬,她真的很怕很怕失去他。
司機在一旁看着也是為難,他很想上前勸她,可又怕刺激到她。
是自己把她撞傷至此,他根本沒有那個勇氣,也沒有那個底氣去說出實情,打擊她。
你先冷靜下!」
厲墨琛眸光深沉,看着她微微發顫的手,還有那蒼白如紙的臉色,終還是狠下心,轉身離開。
她原本輕扯着他的衣角,他這一走,衣角從她的指間划過。
手上突如其來的涼意,提醒着她,她抓空了。
他人走了!
老公!」
她情緒一下子崩壞了,不顧一切地衝下床去追他。
他剛走到病房門口,聽到身後她的動靜,下意識回頭。
可能是她太過激動,動作又太過猛,剛下床,眼前就一黑,瘦弱的身體倏地軟倒下去。
見狀,他幾步跨過來,幾乎出於本能,一把摟住了她的腰身。
她突然的暈迷,主治醫生們被緊急叫進來。
又是一番檢查後,主治醫生面色有些為難而謹慎的看向面前的厲總。
有話就說!」
厲墨琛聲音低沉。
主治醫生袖中的手緊緊地握了一下,算是給自己加油打氣。
他緩緩地小心翼翼開口道:病人現在身體很虛弱,情緒也容易激動,如果不注意,很有可能會造成流產。
而且,她的頭部創傷造成的記憶混亂,如果現在強行糾正,很有可能會刺激引發後期的記憶全部喪失,甚至自我懷疑,出現一些預料不到的後果。」
聞言,厲墨琛看向病床上安靜躺着的女人。
情況如此嚴重!
也就是說,他現在已經不能再強行糾正她的記憶。
等醫生出去後,司機撲通一聲對着他跪下。
少爺,對不起,是我惹的禍,是我的錯。」
他說著,抬手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臉上。
住手!」
厲墨琛低喝道:你先出去。」
司機聞言,只能聽命行事,先出去。
厲墨琛這次沒有離開,而是守在她的病床前。
直到她醒來。
顧小恩一睜開眼,第一時間就是找他。
偏頭,看到坐在床邊的他時,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