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肆宋晚梔姜州是什麼小說江肆》[江肆宋晚梔姜州是什麼小說江肆] - 江肆宋晚梔姜州是什麼小說江肆第2章  

宋晚梔看了看自己被江肆拽住的手,還有他這會兒不太好的臉色,稍微愣了愣,隨後隱隱約約想起,喝醉那天,是江肆送她回去的。
想也不用想,她就知道大概是自己大概說了什麼了。
宋晚梔自己的臉色也不太好看,可千萬別是說了些白給的話,不然她想扇死自己,她真不想再跟江肆搞到一起,然後又被冷暴力對待。
冷暴力這個詞,現在幾乎要成為她的心理陰影了。
那種,人明明就在眼前,可他就是故意不見她,不理她,一直說忙,她真的怕了。
不過即便不是白給的話,估計也讓江肆誤會了,不然他也不至於這會兒一副被耍了的模樣。
江肆生氣的點,估計就在於被耍了。
「我不記得我說過什麼了。」
她如實說。
江肆聽後表情更沉,只不過電梯又開了,很多人都進了電梯,他只好將宋晚梔先拽了出去。
她比江肆矮上不少,被他一拽,步伐頻率跟不上,差點摔倒,好在他大發慈悲扶了她一把。
宋晚梔剛站穩就立刻往後退了一步跟他保持距離,好似一個寧死不屈為丈夫守身的貞潔烈女。
江肆扯出一個諷刺的笑。
宋晚梔不理會他的奚落,道了句謝,想了想,疏離的說:「那天我喝醉了,說話不過腦子,希望你不要當真,跟我一個醉鬼計較也沒有什麼意思。
你放心,我是不敢生出還要糾纏你的企圖的。」
「我看你是有了其他打算,不需要再糾纏我。」
江肆一陣見血道。
宋晚梔想,果然在她主動跟江肆提了分手之後,就沒有辦法能跟他做到和諧相處。
江肆的傲氣讓他接受不了被甩,肯定會報復她,而她也不甘心被報復,兩人矛盾必然存在,談話就很難做到心平氣和。
「雖然我一直覺得他很帥,不過也是最近才有跟他試試的打算,單身男女,這也沒什麼不對。
而且萬一要是成了,也不在你這個城市,不會影響到你什麼。」
她不是很有所謂的說,「你非要認為我提前找,我也沒有辦法。」
江肆道:「才剛打算試一試,你就直接盯着人家襠看?」
宋晚梔冷靜的說:「不小心看到的,而且他那個樣子的,也很難讓人不注意啊。」
這是變相在說宋焱發育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