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軍戰死的消息》[將軍戰死的消息] - 第7章

着一口氣,這家就徹底散了。
小姐走了,她唯一的念想也斷了,本該兒孫滿堂的年紀,又要在這大宅子里感受無邊孤獨。
小姐坐在轎子里,也是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快到東宮時,她才稍稍平息。
那天晚上霍淵喝得很醉,等來小姐房裡時,他走路都不穩了,他一把扯下小姐的蓋頭,隨意丟棄在地上。
小姐被嚇到了,但是依然沒忘記禮數,她規矩地行了禮,卻總是忍不住抬頭看太子殿下,她沒見過這人,就想看看長什麼樣子。
霍淵冷哼一聲:「魏府的規矩還是不全啊,都是做太子妃的人,還這麼沒規矩?」
小姐聽後,連忙低下了頭,她向來不知道這些,也猜是自己做錯了,便心虛地開口道:「對不起,我是不太知道規矩,不過不是我家教得不好,是我學不好。」
霍淵眯着眼睛打量了她一下,眼中唯有冰冷:「那東宮是最能教會人規矩的地方,你可以好好學一學。」
說罷他轉身就走了,連交杯酒都沒有喝,待他走遠小姐才抬起頭,她一臉苦惱地看着我:「小蟬,我是不是做錯了,剛剛行禮行錯了,還是哪裡錯了?」
我寬慰她,興許是太子殿下心情不好。
她覺得是太子不喜歡她,但是又想不通為什麼要娶她。
第二日,側妃沒有來拜見太子妃,來的是教規矩的嬤嬤。
雖然我自記事起,就在魏府了,也沒去過什麼顯貴地方,但是我知道教太子妃規矩,絕不是拿着竹條教的。
她趾高氣昂地看着小姐,「太子妃,奴家來教你規矩,是太子授意,教好你也是全了皇家臉面,若有什麼得罪之處,你也忍一忍,別駁了皇家的面子。」
小姐一開始忍氣吞聲,任由她打罵,好在她從小野慣了,比較皮實,跪也跪得,一直端着茶盞也端得。
可那老嬤嬤還是雞蛋裡挑骨頭,小姐跪了兩個時辰了,一口飯沒吃,一口水沒喝,她還不滿意,更是拿着滾滾的開水,往小姐茶盞里教。
小姐鬆了手裡的杯子,她那竹條子就要落下來了,小姐生生用手接住了竹條子,猛地站起來,把那老嬤嬤拽倒在地上。
那老嬤嬤一臉震驚,叫囂着她藐視皇家,要去太子面前告她。
小姐也急得跳腳:你…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