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黃金指/鑒寶黃金指》[鑒寶黃金指/鑒寶黃金指] - 第七章 難道真是寶

想着自己在狗子那兒碰到那本古籍時的感覺,方程的心裏不由得嘀咕道,難道……這幾塊石頭還真的像那小姑娘說的,是寶貝?自己的善心得到回報了?

正想着,一個略微上了年紀的聲音在他的頭頂響起,

「小夥子,你這石頭……賣不賣啊?」

方程一驚,急忙抬頭看去,發現是一個穿着白大褂的醫生,看上去大約五十多歲,正笑眯眯的看向自己!

「不賣……這些可都是寶貝,我不賣!」

方程頓時覺得自己像個傻子,抱着五塊大板磚說是寶貝,可是……感覺不會騙人,這五塊青磚,一定有它們的的特別之處!

「誒,你這小子,你知不知道這是誰啊?這是我們醫院的樊院長,不就幾塊破石頭嗎?要多少錢,我全買下來!」

那位上了年紀的醫生沒有開口,他旁邊的一個年輕醫生倒是急了,劈頭蓋臉的朝着方程說一頓,

「誒,秦浩,不能這樣!東西是人家的,人家有權決定是賣還是不賣,咱們不能這樣的!」

這個樊院長還是很講道理的,方程對他印象倒還不錯,

「小夥子,你不用太緊張,你的這些石塊……其實算不上什麼寶貝,充其量只是年頭久遠一些,有些研究的價值,而我呢,恰好就喜歡研究這些,怎麼樣?賣給我一塊也行啊!」

樊院長慈祥的笑容實在太有親和力了,方程看了看地上的青磚,又看了看面前的樊院長,心裏開始算計起來,

「不然……就賣給他一塊,把那3000塊錢先拿回來,這樣的話,不管這東西究竟是不是寶貝,我也都不算賠了!」

想到這兒,方程覺得自己簡直是聰明極了,

「那好吧,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就賣給你一塊吧!說好了,一口價……」

「兩萬塊錢一塊,怎麼樣?」

還沒等方程說完,樊院長就率先開了口,

方程一臉不相信的看着樊院長,嘴唇哆哆嗦嗦的一張一合道,

「多……多少?」

「兩萬塊,秦浩,去取錢!」

樊院長倒是個爽快人,

「院長,你要拿兩萬塊錢買一塊破石頭?」

秦浩心裏也合計着,這樊院長是不是歲數大了,腦袋壞掉了,

「快去!」

樊院長催促他道,沒有辦法,秦昊也只能聽自己領導的話,跑去取錢了!

「那個……樊院長,要不……你把這五塊都買走吧!」

方程有些後悔剛剛說只賣給他一塊石頭了,一塊石頭兩萬塊,五塊可就是十萬塊錢啊,快頂上他一年半的工資了!

「不了,只是做研究,一塊就夠了,小夥子,我可不是冤大頭哦!對了,小夥子,我姓樊,是這家醫院的院長,以後要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事情,儘管開口!」

樊院長接過秦浩取來的錢交給方程,然後挑選了一塊青磚,拿着就離開了!

方程攥着手裡的兩萬塊錢,心裏有些不真實的感覺,這錢……來的也太容易些了!

方程扛着裝着四塊大板磚的麻袋,一路飛奔到張嘯天的書店,一進門他就直接往後面的卧室沖,嚇得張嘯天以為他背的是炸藥包,要把他這書店炸了呢!

「方程,你幹什麼呢?你背的那是什麼玩意兒啊?」

張嘯天把前面的生意交給了店員,自己也跟着方程回到了後面的卧室里,

「寶貝!」

方程一頭大汗的把麻袋小心翼翼的放到了地上,

「寶貝?」

張嘯天半信半疑的伸手打開那個神秘的麻袋,一邊打還一邊問方程,

「你從哪兒回來的啊,跑了這一身汗?」

「市醫院啊!」

「我去,方程,你傻缺吧,你背着這四塊板磚從市醫院跑到這兒來的?」

待張嘯天看清楚麻袋裡裝的是什麼的時候,控制不住的罵了一句髒話,

「不是,方程,你這樣子就跟外面那撿垃圾的瘋子有啥區別!」

「你聽我說完,你再下定論成嗎?」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