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鑒寶黃金指/鑒寶黃金指》[鑒寶黃金指/鑒寶黃金指] - 第三章 炙熱的感覺

方程的手完好如初,別說什麼斷指的傷疤了,就連之前勘探工作中受的小傷都統統不見蹤影了,一雙手白皙細嫩、骨節分明!這怎麼可能,斷指手術才過去了三天,他的手……怎麼可能恢復得這麼快?難道……自己壓根沒受傷?是自己在做夢?不可能啊,勘探隊那麼多人都看到了,人家樊醫生手術也做完了啊!

方程拚命的回憶起自己那天被割斷手指的過程!被切掉手指的時候他是痛得死去活來的,可好像也只疼了一小會兒,就突然之間不疼了,好像……還挺舒服的感覺!那之後,即使親眼看着自己的斷指處還在往外流着血,卻依舊感覺不到絲毫的疼痛,這……又是什麼情況呢?

愣了好半天的神,直到聽見有人走進衛生間,方程才急急忙忙的把那些紗布重新包裹上,打開隔間的門,低着頭匆匆的離開了!

「算了,走一步算一步吧,這樣總好過真的變成叮噹貓的圓手吧!不過……這件事情,可絕對不能讓別人知道!」

方程心裏想着,他似乎是看到了自己被當作小白鼠,綁在某一個實驗室的實驗床上,被活生生解刨了的場景!

他狠狠的打了一個寒顫!

方程的病房是一個三人間,靠近門口的病床住的是一個因為打籃球受傷的高中生,中間的病床是一位因為鋤地傷到腳的鄉下老大爺,而他自己是住在最裏面的病床!

這天中午吃完飯,方程收拾好了自己的桌子,發現中間床的老大爺吃完飯的桌子就在病床上擺着也沒有人幫忙收拾,老人躺得好像很不舒服,於是就主動上前給大爺收拾起來,

「謝謝你啊,年輕人!我這院住的不是時候啊,正趕上我閨女生孩子,老伴兒兩頭跑真的是忙不過來啊!」

大爺急忙向方程道謝,

「沒事兒的,大爺,舉手之勞而已嘛!」

方程笑着回答道,

可他剛剛拿起老大爺放在桌上的飯碗,就莫名其妙的被燙了一下,他急忙鬆開手,把碗放回了桌子上!

方程看向面前的這隻碗!這是一隻有着青灰色外皮的瓷碗,看上去除了有些年頭沒有什麼特別的,可現在那碗里明明只有幾粒大爺沒吃乾淨的飯粒,自己又為什麼會被燙到呢?

方程試探着去接觸其他的碗,都很正常,沒有任何異樣的感覺!於是,方程又把目光放回到這隻青色的碗上,他慢慢的把手伸過去,可就在他還沒觸碰到那隻碗的時候,方程就已經清楚地感應到自己的手指里,似乎有一種灼熱的氣體正要喧囂着衝破他皮膚的束縛、衝天而去!

此刻的方程終於確定了一件事,自己的手指……已經發生了某種異變!

而介於自己手指對這隻碗的與眾不同,方程決定……先把它買下來,然後回去再慢慢研究它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會讓自己的手指有如此之大的反應!

「大爺,您這碗……漂亮啊!」

方程突然開口說到,惹得大爺一愣,大爺滿眼疑惑的看向自己那隻用了好多年的青瓷碗,不由得有些不明所以,

「這碗……有啥好看的?一個吃飯的物件兒,我都用了好多年了!」

大爺笑着搖了搖頭,

「真的,大爺!你不懂,這碗在你手裡就是個飯碗,但是在懂行人的眼裡,這就是個……是個藝術品啊!」

方程不太善於說謊話,他的眼睛都不敢去看大爺的眼睛,

「啥藝術品啊,就是個破飯碗嘛!」

大爺呵呵的笑着,

「那……大爺啊,這碗……你賣不?」

方程終於說到了重點上,

「啊?你這是要搶我飯碗嗎?」

聽完方程的話,大爺不由得一愣,

「啊?不是不是……大爺,您誤會了!我不是那個意思!」

聽完大爺的話,方程急忙的搖了搖手,尷尬的表示自己不是那個意思,

「哈哈,年輕人,大爺跟你開玩笑還當真了!這碗啊,是好幾年前我在村頭撿的,我一看這碗好好的,我就拿回家用了!既然你說這碗是什麼……什麼藝術品,那你就拿去!左右在我這兒就是個吃飯的碗,要是能稱了你一個喜好,這碗也算是得其所了!」

大爺是個通透的熱心腸,見方程好像真的挺喜歡這隻碗的,於是就要把碗送給他,

「那不行,我怎麼能無緣無故要您老的東西呢!我出50……不,100,我出100塊錢買您這隻碗!」

方程的話剛剛出口他就有些肉疼了,自己怎麼就這麼衝動呢?花100塊買個碗,自己還沒搞清楚這碗到底有什麼特別呢!

「100塊錢買我這隻碗?」

大爺明顯有些心動了,可他還是有些奇怪,這年輕人為什麼要花100塊錢買自己的這個破飯碗呢?

方程見話已經說出口,也收不回來了,於是一咬牙、一跺腳,狠心的點了點頭,

「嗯,100塊錢,買您這隻碗……」

方程在包里翻出了一張百元大鈔,

「成成成……小夥子,這碗歸你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