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妖:我在塗山種下苦情巨樹》[狐妖:我在塗山種下苦情巨樹] - 第四章:是劫亦是緣

天空是濃烈的黑,幾近是絕望的顏色,沒有月光和星光,彷彿是烏雲遮蓋了天幕。那遠近的樓台高高低低的星點燭光搖曳在風中,如夢似幻。

「現在不把那兩個狐妖賣個好價錢都不行了!」

一處懸崖之下的破房子里,一個猥瑣的道士在一處山洞之中用自己的雙腿不停地蹂躪着一個瘦小的道士。

「混蛋,去死!給老子去死!」

「道爺說的是,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那個瘦小的醜陋道士雖然被不斷的毆打着,但是嘴中卻依舊是喊着抱歉的話語。

毆打他的那個道士長得尖嘴猴腮,尤其是他嘴邊的那個黑痣上還有一根長毛……

看的着實令人噁心至極。

但即使這樣,這個道士依舊滿臉的怒火,看着自己腳邊的醜陋道士就是一臉的嫌棄和鄙夷。

「要不是因為你這個臭小子趕馬不看路,我他嗎能掉下懸崖?我告訴你,要是這兩隻狐妖賣不上好價錢,我就把你小子賣到天仙院當雜役!」

痦子道士惡狠狠地瞪了一眼醜陋小道士,便看向了山洞內密密麻麻的符咒和鈴鐺。

「我說道爺,這屋子裡掛的都是些什麼啊?」

醜陋道士見痦子道士不在繼續毆打自己,便一臉討好的指了指物資上掛滿的符咒和鈴鐺,一臉崇拜的看着他輕聲開口問道。

「嗯?諒你也不懂,這些符咒和鈴鐺可是高級法寶,用他們組成結界能夠感知妖氣,也能防禦普通妖怪的侵入。

現在遍地都是妖怪,出門在外自然要謹慎為妙。懂了嗎?

這就是我們道家和你們凡人之間的區別。」

痦子道士冷漠的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符咒,不知為何他的心裏總是有些不踏實的感覺。

但是這種感覺卻不知道因為什麼而來。

難道是眼前這個長相奇醜的凡人?

痦子道士微微搖頭,一個凡人怎麼可能掀得起什麼風浪?

「道爺果然厲害!」

醜陋小道士咧嘴一笑,眯起眼睛一臉崇拜的看着痦子道士,瘦小的身軀蹲坐在地上,顯得有些悲涼。

「嗯。我先休息一會兒,你小子可不準趁機動貨物!要不然,道爺我扒了你的皮!」

痦子道士狠狠地瞪了一眼醜陋小道士,笑的小道士渾身一個激靈,眼神中滿是恐懼。

「是!道爺。」

痦子道士滿意的點了點頭,隨後便走向外面的枯草堆里睡覺去了。

殊不知,在痦子道士轉身的身後,醜陋的小道士已經咧開嘴角,呵呵的笑了笑……

暗幽幽的房間深處,陰森而又神秘,四周透着灰暗的幽光。

「姐姐,天仙院是什麼?他們要把我們賣到天仙院,到底要幹什麼呀……」

狹窄的鐵籠之中,尚且年幼的塗山容容嬌滴滴的聲音中充滿了恐懼,她那瘦小的身體依靠在鐵籠的一側。

「他們,是要把我們吃掉嗎?沒關係,容容不怕,以前我們也吃小兔子。現在就當還給小兔子了。容容不怕,姐姐不用擔心,蓉蓉已經是 大人了……」

塗山容容童稚的話聽得另一個籠子里的塗山紅紅渾身顫抖,她的眼神中充滿了兇狠與暴虐!

這個時候的塗山紅紅想起了跟在自己身旁為了保護自己已經遭遇不測的狐妖女士的話。

「小姐,你們千萬要小心人類。尤其是,雄性……」

「不!我們不會有事兒的!容容,我不會讓你去天仙院的!」

想到這裡,塗山紅紅髮出不甘的嘶吼,恐怖的紅色妖力在塗山紅紅身上流轉,但是因為手臂之上那抑制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