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後獵妻守則》[婚後獵妻守則] - 第6章她敢威脅他

慕亦辰只覺得渾身上下像是被人點了火一樣,燒得他幾乎失控,嘴裏低吼了一句:「該死……」可手上,卻仍舊沒有放鬆半分。
聽到夏淼說要去告他,慕亦辰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意,抬起頭來,用血紅的雙眼看着她,大手已經將她的裙擺圈上腰圍,露出修長的腿部曲線:「我會給你提供證據……」
說罷,他的嘴角一勾,再次低下頭,吻住了她甜美的唇瓣。
這個女人的身上沒有任何香水的味道,有的只是清爽的沐浴露殘留的清香,可這香淡淡的幽香,卻該死的讓他……痴迷。
意識到慕亦辰所說的『證據』是什麼,夏淼的臉『刷』的一下全紅了。
這個人就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
天知道他為什麼要娶她,又為什麼會認定她和他的仇人凌銘威是男女朋友關係。
她根本不知道誰是凌銘威。
眼看着最後一道防線就要被慕亦辰攻陷,夏淼急得狠狠的在慕亦辰的臉上一抓,在他吃痛失神之際,牙齒咬上他的唇,用力一撕,腥甜的味道滲進嘴裏。
正趴在她身上的男人條件反射的放開了她,臉上怒意更甚,卻在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夏淼乾脆一不做二不休,一腳對準他的脆弱,在成功聽到一聲吃痛的低呼之後,夏淼迅速的從床上爬起來,一邊朝門口跑去,一邊整理自己的衣物。
跑到門口,卻發現這門怎麼拉也拉不開,而身後的慕亦辰已經緩過來了,正陰沉着臉一步一步朝着她走過來。
「女人,你膽子不小!」
他的牙齒咬得咯咯作響,眼中的**已經化作了血紅的怒意,好像隨時都會把夏淼撕碎分屍一樣可怖。
夏淼下意識的往門邊退,心虛的吞了一口唾沫,發現自己已無退路:「你不要過來,我告訴你,我也不是好欺負的……」
說罷,她四下一望,發現手邊的裝飾櫃里擺着幾個看起來很漂亮的花瓶,一咬牙,乾脆抓了一個在手上做武器,對着走過來的慕亦辰揮舞了起來。
她的這個動作,讓慕亦辰臉色驟變,腳步也停了下來,他死死的盯着夏淼手中的花瓶,咬牙切齒:「女人,把東西放下,不然,我不會放過你!」
那個花瓶是他的母親生前的東西,只要是慕家的老人,誰都知道,慕亦辰的逆鱗就是他已逝的父母,但凡是他父母留下的東西,都不允許別人觸碰半分,否則,後果不是常人所能想像的。
夏淼自然不知道這些,但從慕亦辰緊張的神色可以看出來,這個花瓶在他心中的份量。
「退後,打電話給管家開門,不然我就摔了它!」
拿到了把柄,夏淼乾脆反客為主,提高了音量指使着慕亦辰,纖細的手指卻緊緊的捏着手中這個救她命的東西,幾乎將一切希望都寄在了它的身上。
慕亦辰半天沒有說話,怒到極點的眼神像是刀子一樣落在夏淼的身上,而後,轉身,拿起放在床頭柜上的搖控器,輕輕一按,那原本關得死死的門就這麼開了。
夏淼立即跑了出去,邊跑邊喊:「慕亦辰,我才不要跟你這個變態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