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撩入懷中》[互撩入懷中] - 第6章 你單身挺好的

「什麼?」

葉南曦反應遲鈍,努力想了想。

她還記得那段時間權敘白的粉絲量上升得很快,每次她發完信息後的一段時間都會不停盯着他的粉絲數看。

那個時候她突然有一種感覺。

好像他們越來越遠了。

前兩條消息隔了一天,第三條消息是她在抑鬱情緒下醉酒之後看見了他最新發的微博。

是跟某女主播的合影。

畫面上的他笑得那叫一個燦爛,風流倜儻氣宇軒昂,站在某華麗的場合,與當時的她截然不同。

難過至極的她最終忍無可忍。

動手在對話框上敲打:【你竟然敢不回我信息,很好,有種這一輩子都別回。】

於是他真的沒有回。

她也知道他不一定看得到這條消息,那她又該怎麼辦呢。

這是她唯一能找到的跟他有聯繫的方式了。

「……」宋安喬盯着她這副模樣,頭更疼了。

最後語重心長,「寶貝兒,相信我,你單身挺好的,免得去禍害其他人。」

當再次對上葉南曦的眼睛時,她淚眼矇矓,接着酒吧迷離的氣氛下,那雙原本妖冶的眸眼閃爍着淚光,楚楚可憐。

「……你幹嘛,我不是權敘白,你不用這麼看我。」話雖這麼說,但她還是輕輕拍了拍葉南曦的背部以示安慰。

葉南曦委屈的撅起嘴,只輕聲道,「你不懂。」

誰都不知道她這兩年到底是怎麼過來的。

也不知道她為了這次能回國到底做了怎樣的努力。

就知道欺負她。

宋安喬也隨着她嘆了口氣,將她摟在懷中輕輕安慰,「行行行我不懂,我陪你一起把權敘白搶回來好不好。」

葉南曦迷迷糊糊的,就知道嚶嗚回應,「好。」

酒吧內燈光昏暗,偶爾有燈球的光芒肆意飛撲,在純黑的外套上倔強佔據一席之地。

權敘白手握酒杯,目光落在一窗之隔的那個醉醺醺的身影上。

盯着許久許久,遲遲沒有任何動作。

直到范程手肘捅了捅他的手臂,「所以她當時為什麼突然離開?」

收回目光,骨節分明的手搭在沙發背處,只手把玩着煙盒,直到抽出一根咬在齒間。

沉默片晌,只落下兩個字,「被迫。」

范程同樣抽了根煙點燃,吐出霧白煙霧,「怎麼個被迫法,以至於她可以一句話都不留。」

顯然,他也覺得這個理由有點扯。

煩躁扯了扯領帶,權敘白沒說話,就連指縫間的那根煙都忘了繼續抽。

「不過,她現在還會回來找你,至少可以說明一點。」范程塞了塊水果到口中,眸眼中掛上了些看戲的笑意。

「說明她當時不是因為你內什麼不行才走的。」

范程笑得猖狂,甚至不管權敘白那幾乎能殺人的眼神,沉浸在自己的揶揄中。

「什麼意思?」包間內其他人頓時來了興趣。

范程抬手與權敘白碰杯,笑而不語。

當初葉南曦離開的結點,是在他們的第一次之後。

前日剛**一夜,清晨醒來對方卻落荒而逃。

設想權敘白醒來的時候身邊空無一人,從此杳無音訊,這種事情給他的衝擊力有多嚴重。

甚至讓范程以為,他這輩子就會徹底跟這種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