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門大小姐她斯了白月光劇本》[豪門大小姐她斯了白月光劇本] - 豪門大小姐她斯了白月光劇本第3章  物歸原主

今天給朋友們帶來以介景福寫的《豪門大小姐她斯了白月光劇本》,刻畫了精彩內的故事。
小說精彩片段:…西邊的那間次卧,規格跟她住的這間差不了多少,曾經是母親養病的地方。
按照小說里的內容,她回到家時已經是一個月之後。
那時候陳香香已經在她的房間里住了一段時間,所有人都習以為常。
她也確實給這個家帶來了許多歡笑和快樂。
而她顏汐的歸來,就顯得有些不那麼合時宜。
家主席景行對亡妻情根深種,人死了那麼多年還一直懷念,顯少展顏。
顏家也一直籠罩在哀傷之中,似乎喪失了歡笑的權利。
但再長久的哀傷,也會被時間沖淡。
因而,這個家裡的每一個人,都開始自發地維護像是小太陽般溫暖的陳香香。
警惕戒備着有可能把這個家又拖入苦痛之中的顏汐。
於是所有人都幫腔陳香香,深怕顏汐要搶回自己的房間。
只有何管家一個人據理力爭。
明明就是大小姐的房間,讓外人住了也就算了,大小姐回來了居然還不挪地方,這是什麼道理?
那個時候,也是傅予淮笑嘻嘻地建議她去住母親的房間。
顏汐心中雖然有些不舒服,只是想着陳香香畢竟來者是客,同時不想家人之間失了和睦,到底還是大方地接受了傅予淮的建議。
這大方的一讓,讓她到死,都沒能再住進自己的房間。
顏汐看着傅予淮,淺淺一笑:「不行。」
「不行。」
另一道聲音也同時響起,是霍子昂,他皺眉,顯然不認同,「這是顏顏的房間。」
但頓了頓,便沒有了下文,看了陳香香一眼,眼底有淡淡的愧疚一閃而逝。
陳香香沖他安撫性地笑了笑,主動站出來道:「是我該把房間讓給顏顏姐……」「讓?」
這個詞讓顏汐饒有趣味地笑了笑,「那你恐怕搞錯了,這個房間是我的,現在不過是物歸原主而已。」
說著意味深長地看了陳香香一眼,眸光落在了她的頸脖子上。
「現在,東西可以還我了嗎?」
陳香香愣了片刻,才反應了過來,她的神情有些窘迫,手忙腳亂地去取脖子上的那根項鏈。
「我、我不知道這個是你的,是伯父讓我戴的……」聲音都快顫抖了,「顏顏姐,你別誤會我。」
就沖她這句話,顏汐也必須誤會她呀。
一再地強調是席景行要求的,到底是想證明什麼呢?
還是想激怒她?
顏汐讓何管家把那根項鏈收起來,淺淺一笑,「我以為,不隨便拿別人的東西是中華民族的傳統美德。」
陳香香臉色都漲紅了,低垂着腦袋,一副難堪至極的樣子。
傅予淮狐狸眼閃了閃,「顏顏,你這話說得太嚴重了吧,就是借戴一下,席伯伯都同意了的……」老實說,在場的幾個人,誰都沒見過顏汐這麼不客氣的樣子。
顏汐從小養在顏家,一舉一動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