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令天下》[號令天下] - 第8章 少女(2)

/p>

但結果總是讓人失望的。

哪怕是在好多年前,這些少女還是小女孩的時候,歌漱玉對她們的訓練極為的苛刻,犯錯或者達不成目標的時候不準吃飯。

蘇寒從外面帶了吃食想要偷偷分給她們,未羊也並未接受,那個堅韌有原則的小女孩直到長大,也還是這副油鹽不進的模樣。

看到蘇寒這副弔兒郎當的模樣,少女們在心底也是偷偷鬆了口氣。當聽說蘇寒在「煉獄」中被圍攻時,她們同樣揪心的很,脾氣暴躁的,像寅虎、辰龍都想要直衝「煉獄」接蘇寒回家。但好在最終蘇寒平安歸來,儘管落了個九脈俱廢、不能聚氣的後果。

在她們心底蘇寒是除了歌漱玉之外最親近的人了。

何況能夠重創天階大陸的妖孽,在無數天才圍攻下全身而退,這種戰績足以令無數天驕黯然失色。

「蘇寒哥哥…」

寅虎身邊,一個嬌小可愛的少女小聲呢喃道,怯怯的大眼睛裏盛滿了水珠,彷彿下一秒就要滴落。

「卯兔」,蘇寒走近少女,然後揉了揉少女的腦袋。其它少女都是叫自己蘇公子,唯有怕生內向的卯兔更喜歡叫自己蘇寒哥哥。

「蘇寒哥哥,你怎麼才來呀…」見到活生生的真人,卯兔再也忍不住撲進蘇寒的懷裡大哭起來。

五年前被天選官點名參加「煉獄」,三年前「煉獄」開啟自己一人離家獨自前去,直至三個月前回到雪河城,確實很長時間未見了呀。

看到少女們泛紅的眼眶,蘇寒也是十分感動。

「蘇公子,你的經脈…或許主人有辦法,主人也等你很長時間了…」

聽到寅虎的話,蘇寒點了點頭,十二名少女也是識趣地一一退下。

蘇寒推開門,便看到歌漱玉正卧躺在床榻上,眼睛微眯,薄紗長裙拖沓到地面,肩帶滑落露出一截細膩的皮膚,絕世面容上也是白中泛紅,像是剛剛喝過酒一樣。

美人既醉,朱顏酡些。

這可是你玉姨呀!蘇寒甩了甩腦袋,面前的女人哪怕已經三十多歲,但看起來似乎就連十幾歲的小姑娘都自愧不如,歲月對於歌漱玉彷彿失去了作用,這種兼具清純與魅惑的女人,對任何年齡段的男人來說都是毒藥。

「玉…玉姨…」

蘇寒小聲地叫了句,他知道面前的女人看似柔弱,毫無攻擊性,但卻比任何人都可怕。

看到歌漱玉不答話,蘇寒小步跑過去,厚着臉皮挨着床沿坐下,挽了挽袖口,雙手在歌漱玉的肩膀上輕輕地捏了起來。

「玉姨,您看力度怎麼樣…」

入手是一片清涼軟糯,蘇寒繼續調整力度道:「玉姨,您得照顧好身子,長期彈琴對肩膀不好,這女人呀,就得…」

看到女人那雙深邃的眸子正直直地盯着自己,蘇寒瞬間啞巴。

「就得什麼?」

聽到這冷冰冰的話語,蘇寒訕訕地笑了笑道:「玉姨,您別生氣了?」

「生氣?我為什麼要生氣?」

明明是很正常的語速和語氣,但蘇寒卻感覺這房間溫度至少下降了十幾度。

蘇寒趕緊認錯:「玉姨,我錯了..」

半晌,歌漱玉才起身離開床坐在椅子上,眼瞼微抬,情緒莫名。

「從煉獄回來三個月時間,竟不捨得來我這一趟」

「你經脈俱廢,也不肯找我,是不相信我?」

「還是你喜歡被人叫做廢物…」

「你受了那麼嚴重的傷,這雪河城滿城庸醫如何醫治得了你?」

聽到歌漱玉絮絮叨叨的抱怨,蘇寒鼻子也是一酸,自己從小沒了母親,玉姨對他而言就是如同娘親一般的存在。

他仍然清楚地記得,十二歲之前那些說自己是廢物、欺負過自己的小孩子,第二天都會鼻青臉腫地找自己道歉。因為平時太過無聊,歌漱玉為給自己找玩伴,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帶來一個小女孩,總共十二個。

九歲那年,有一次爺爺氣頭上說自己是個沒媽的孩子。

第二天,爺爺的長白鬍須就被燒的精光,他吹鬍子瞪眼也沒想到是誰燒的。

只有蘇寒知道,那個最愛自己的玉姨一直都在偷偷地保護着自己…

已經是最新一章,請用手機掃碼加入書架
找不到掃碼入口?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