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號令天下》[號令天下] - 第8章 少女

十二年前,雪河城,蘇府。

深夜,奶娘從一個房間走了出來,此刻她面容疲憊,用袖口擦了擦臉上的汗水。今天是聖會結束的日子,北周王朝小公主宇文萱離開雪河城返回了北周王朝。蘇家小少爺為此難過了好長時間,吵吵嚷嚷地不睡覺,哄了幾個小時終於將他哄睡着。

房間內,蘇寒睡在小床上,月光從窗外照射進來,此刻他的嘴角正流着口水,不知是在做什麼美夢。

忽然,一陣琴聲響起,帶着極度的憂傷和愁緒。

小蘇寒皺皺眉頭,翻了個身子,似乎是有些煩惱這驚人美夢的聲音。但最終,連綿不絕的琴聲還是將他喚醒,他坐起身子用小手擦了擦嘴角的口水,恍了半晌才記得睜開眼睛。懵逼一會,笨拙的翻下床,只穿上一雙鞋,便推開門走了出去。

後院看門的奴僕躺在地上睡得沉沉的,小蘇寒踮起腳費儘力氣才拔開門閂。聒噪的青蛙叫了幾聲,奴僕只是眨巴了下嘴巴,換了個姿勢睡得更沉了。

出了門,沿着琴聲傳來的方向繼續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再穿過一個巷子,就到了雪河,小蘇寒蹲在地上,雙手撐着小臉,迷茫地看着河面。

河面一片黑暗,他看不清切,幾盞河燈漂流而過,琴聲卻突然消失了。

一陣冷風襲來,他不自覺地打了個噴嚏,卻不知何時自己身後站着一個人。

他扭頭,安靜地打量着這個好看的女人,他並不害怕,只是覺得這個女人很親近。

就像原本就認識一樣。

「你能聽到琴聲?」女人的聲音冰冰涼涼的,但出奇的好聽。

他點了點頭。

女人的眼神終於出現了一絲波動,原本平穩的聲音也微微有些顫抖:「你叫什麼名字」。

小傢伙糯糯地答道:「蘇寒…」

女人愣了半晌,渾身止不住的顫抖,濃重的水霧籠罩在那雙好看的眸子里。隨後便將蘇寒緊緊地擁進懷裡,眼淚也不斷地掉了下來,一滴一滴地掉落在小蘇寒的臉上。

「姐姐,別哭了」,小傢伙用小手幫女人擦掉眼淚,「寒兒會心疼的…」

「撲哧」,女人終於笑出了聲,她緊握住小蘇寒的小手,「姐姐不哭了,不過寒兒能不能答應姐姐,以後叫姐姐玉姨…」

「為什麼呀,姐姐這麼小,父親說要對長得好看的女孩子叫小姐姐…」

「…」

看到女人不說話,小蘇寒也是急忙改口:「好的,寒兒是個聽話的孩子,玉姨我會聽你的話的」。

「這才是乖孩子」。

「玉姨」。

「嗯?」

「寒兒以後睡不着的時候,能不能偷偷跑出來找你睡覺呀…」

「…」

———————————————————————————————————————

隨着蘇寒的登船,那艘花船也是重新向著來時的路回去,這一天註定是讓無數人哀嚎心碎的一天。隨後更有好事者發現,蘇寒竟然徹夜未歸!這一消息也是讓雪河城的男人們徹底崩潰,紛紛猜測蘇寒是什麼時候和歌漱玉扯上關係的…

當然這些就都是後話了。

此時的蘇寒剛被引入閣間門口,便聽到歌漱玉宛若深閨怨婦的抱怨。

那些剛才還在船舷上跳舞的少女們此刻正圍在蘇寒身邊,捂嘴偷笑着。

鶯鶯燕燕,好不熱鬧。

少女們此刻摘下了面紗,若是有人看見她們的容貌,肯定會發出「世間美色無外乎此」的感嘆。

十二個少女或青澀、或嫵媚、或靈動、或安靜,風格各異,容貌氣質皆是上乘,飛雪大陸能夠與之相比的少女不是沒有,如北周王朝小公主宇文萱、東越王朝皇女東方月、西秦王朝落英宗下一任掌門人孟清秋等,同樣是世間難得一見的美人胚子,但一下子湊齊十二個,恐怕是三大王朝的皇帝都不能夠做到。

這十二名少女的名字也極為奇特,從子鼠開始,一直到亥豬,完全是按照十二地支取名。

蘇寒用手指點了點笑得最歡的那名少女的額頭,打趣道:「寅虎,你的屁股是不是還想挨板子…」

名為寅虎的少女臉色一紅,隨即抿了抿紅唇道:「如果是被公子懲罰的話,寅虎當然願意」。

話音剛落,一隻板子便被一個面容清冷的少女遞了過來。

蘇寒無奈道:「未羊,我這是開玩笑呢」。

未羊剛要收回板子,卻沒想到一把被蘇寒奪了過去,隨後便是聽見「啪啪」兩聲。

屁股吃疼,但未羊也只是漲紅了臉,依舊不發一言。

蘇寒知道,就算是毫無道理的懲罰未羊,她也一副理所應當的模樣。但看着太過嚴肅的未羊,他還是忍不住想要欺負欺負她,想要看看未羊的其它情緒。<